返回

掌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XгοùΓοùЩù.cοм Cater027宴
    插pter027宴
    /
    离婚这件事情发生在庾阙身上让单渡挺意外的,不过也只是片刻,别人的生活她无权g涉也不被允许c这份闲心,手机不断传来新消息的提示音。她没拿起来看,只是又重新望向庾阙,有点真心实意的纳闷:“所以呢?”
    庾阙淡然的多,像随便聊起近来的生活状态,没别的意思:“没所以。”
    单渡:“哦。”
    又问了一遍:“要送吗?”
    明显下逐客令的意思。
    庾阙:“不用。”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房间归于寂静,单渡突然松出一口气,不知道为何。
    是庾阙在让她不轻松吗?好像是,但她又不太想承认。
    戒了几年的酒,突然想来一杯,而后止住馋意的是公司同事疯狂轰炸来的电话,是手头负责的另一家公司成功上市的消息,且市值超出预估的三倍,也就是上市后公司增值了近百倍。
    单渡这几年打过的胜仗不在少数,这绝对不是笔小成果,电话一接通都是狂喜的哄叫声,她却笑得有点g,只应了几声后,便挂断了电话,那头的同事不免觉得愕然。
    怎么焉焉儿的?
    邮箱里堆了好几封上百页的资料等她这边审核,她也没去洗澡,就在刚才那堆性事残余下来的弥乱里切入到工作状态。
    等她做完手头上的任务,天边已是亮白,从落地窗往外可以看到大半个津城正在复苏,对面便是熟悉的商业街,她打算洗个澡下去买杯咖啡,再撑到内部审批流程走完之后再睡上几个小时。
    在中午十一点前,她要准点到六楼去参加h淼孩子的百岁宴。
    当年h淼结婚的时候,单渡还在欧洲期货交易所实习赶不回来,因为太忙,以至于她是后来才知道h淼的结婚对象是秦歌久。
    世界就是这么小,永远也想不到身边会发生什么惊喜和意外。
    据后来了解,h淼和秦歌久是一夜情爱上的,gang插i1iehu0,一发不可收拾,不到半个月后就冲动要去领证。谁能想到这是见一个能爱一个的h淼和玩得生无可恋的花花公子秦歌久所能做出来的事儿?
    他们有这胆子在一起,也够魄力领证,后来事实说明,有些事情真的不是旁人看得准的。
    他们不仅恩爱,还把日子过稳了,在餐饮行业里把事业做得有声有色,孩子也是有规划才决定生下来的。
    从最不被看好的一对儿,变成了只要提起都会被羡慕的佳话。
    单渡还挺欣慰的。实话说,也不得不对秦歌久刮目相看。
    秦歌久也早就不是过去那个嚣张狂傲的吊儿郎当样儿了,回答单渡说:“这是作为一个男人的担当。”
    单渡朝他竖了竖大拇指,由衷的。
    过去的种种,如往日烟,清醒的人都知道追溯毫无意义,活在当下才是关键。
    再见面,单渡已经是孩子的g妈之一了。
    还有一位,非刘嘉莫属。
    刘嘉是三年前回到天津发展的,毕竟是本地姑娘,不会走得太远,研究生毕业后她跟许勐去上海打拼了两年,成立了一家小型的咨询公司,做的不错,后来被家人强制要求回津。许勐便把总公司移到了天津,上海的作为分公司聘人管理。
    没错,还是许勐。
    兜兜转转,刘嘉还是栽在了他身上,倒不是她执迷不悟,也不是没有更好的选择,按照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她没办法,没办法把用在许勐身上的感情转移到下一个。
    她试过了,所以才会说没办法。
    蒋乾当年追她费尽心机,虽然手段不光明正大,归根结底是源于对她的心意。
    再加上对许勐的三五分气,她选择给蒋乾一个机会,两个人在一起了半年。半年后,和平分手。
    蒋乾说,爱而不得其实不是最痛苦,最痛苦的是明明就在身边的人心里装的却不能是自己。
    刘嘉给了她机会,但他没那个本事,所以他放弃了,心甘情愿的。
    后来刘嘉和许勐重新走到了一起,蒋乾也不意外,再见面时他又看到了自己满腔热心喜欢的那个刘嘉,永远知道自己要什么的刘嘉。
    她认定许勐是一开始就注定的事儿。
    这几年,许勐的所有桃花都斩得利落干脆,走哪都是嘴边不离太太的人。哪怕当时他们还没合法关系。
    所以大家再看向单渡,什么都好,只一点到现在还是孤身一人,免不了让人多c几分心,刘嘉和h淼没少给她介绍资质优良的单身男士,但她根本从工作中抽不出来身。
    就连在宴会现场,单渡的手机仍然为工作处于24小时待机的状态,一响起她必然会接。
    主宴客厅里秦歌久和h淼正朝前来道贺的人致谢,一一寒暄完下来估计都要四五十分钟的时长,单渡走到窗边稍显安静的地方听电话。
    电话结束的很快,工作中效率为首。挂断电话后,她突然不太想这么进到热闹的人群里,眼看着众人其乐洋洋,她是开心的,但她总会觉得这些年,自己好像落下了什么。
    至于是什么,她说不清。
    但她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就够了。
    那道细微的叹息她自己都没察觉到,身后传来一声问:“叹气做什么?”
    单渡先是一顿,没转过头,这道声音也无需去确认就能知道是谁。
    无论过去多久,她都记得很深刻。
    她用了好些秒才调整好状态,扬出一个成熟且怡然的笑,扭头,回答说:“没什么,工作上的麻烦。”
    无需寒暄,她们好像总能从过去那段庞大的空白时间里挣脱出来,和现在无缝接轨。
    梁乌递了根烟给她,对她方才叹气的那番解释不置可否。
    单渡没接,“我戒烟了。”
    梁乌拿下刚咬进齿间的那根,颇感意外地看她一眼,也不抽了。
    她说:“好巧,我也是。”
    单渡笑了,“什么时候?”明明上一秒就要点。
    梁乌答:“刚刚。”
    单渡微微一愣,嘴角的笑意淡了下去。
    这个问题她本来不打算问的,但越是刻意的,就越说明问题。
    “你这几年过得好吗?”她问。
    梁乌将烟连盒一起肉进手心,就这么变成了垃圾,答得散漫:“关心我?还是好奇我啊?”
    单渡:“”
    梁乌笑笑,“干嘛这么严肃?”
    “不管是关心呢还是关心呢,我都过得很好,放心吧。”
    她说的那么落拓大方,没掺一丝勉强的成分。
    单渡这才彻底惊觉,所有人都往前走了。
    真好。
    这几年,她有侧面打听过梁乌的情况,所以当她说起现在的生活情况时并不陌生,戒毒之后去散了一年的心,学校的学业最终也还是没完成,她也没那个耐心死磕,回国后自己开了家宠物店,收养了许许多多流浪动物,店内雇有店员,经常做甩手掌柜独自一人出去旅游,投资基金用做和秦歌久开酒吧和部分餐馆的项目。虽不用像秦歌久那样养家,但也终于是不靠家里人能自己随意潇洒。
    大家这几年貌似都过得很称心如意,可那都是表面。梁乌说。
    “你当年一走,那gu子狠。直接撇下了所有人。呵。”梁乌还是喜欢这样子笑,透着浅浅的无奈和不满。
    单渡的笑也没了。盯着窗外的楼,不言语。
    梁乌缓了缓语气,她并不是来责怪她的,只是难免会忍不住,她侧过身来面朝着单渡,“当年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没逃避过什么,怎么不长进还退步了呢?”
    话落。单渡脑子里有一根神经突然断了。
    以至于她现在大脑变得空白,像块木头僵着。
    逃避?
    她从不肯承认的怯弱,是这个吗?
    突然,脑门上被弹了一下,单渡吃痛望向梁乌,她笑她现在这幅呆呆的样子:“你怎么在金融这个水深火热的圈里混啊?还和以前一样笨。”
    单渡呼出口气,反觉得梁乌行为幼稚:“你要是就想骂我呢,也该适可而止了。”
    梁乌:“我早就骂完了。”
    “早在你离开的那一年。你听不到而已。”
    单渡的脸上还没浮起明显的愧色,梁乌就跟故意戏弄她表情似的,陡然转了一个话题,调侃她:“听说你这些年还单着?”
    单渡从鼻间哼出一声,不予回应。后还是开口:“无聊。”
    梁乌:“废话。谁不是因为无聊才给自己身边多找一个人?”
    这生活参悟能力,可以自封大师了。
    可单渡这几年没觉得无聊,理直气壮的:“我没时间。也没人能符合我的择偶标准。”
    梁乌长长的哦一声。
    单渡:“你呢?”
    情感问题,还挺敏感的,尤其是她们之间。
    所以单渡问出之后,正打算不经意地跳过这个话题,当没问。
    不过梁乌很坦然,很乐于分享生活的一部分给她这位旧朋友。
    口吻轻松,“她是我店里的店员,是个单纯、很有爱心的姑娘。”
    单渡了然,莞尔一笑,问“她今天有来吗?”论交情,见面认识一下其实并不为过。
    梁乌的视线在她脸上停顿稍许,回答说:“没来。不过还是算了吧。”
    单渡:“算什么?”
    梁乌:“没,有机会再说。”
    单渡:“嗯。”
    单渡和梁乌在这边聊了许久,远远看来一派融洽和谐,好看的人站哪都是道风景。也没多出逾矩的多余情愫。
    刘嘉看到,视线便停住了,许勐问她想什么。
    她说:“梁乌的现任和单渡真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ЯóùяóùЩù.ín(rourouwu.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