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XгοùΓοùЩù.cοм Cater026喝茶
    插pter026喝茶
    /
    会谈结束后,单渡手下带的分析师发来的一家公司申请上市的申报表,她没查收,先问了一句:“容错率是多少?”
    对面回得很快,也很谨慎,百分之二十。
    在投行,这个容错率简直是寻死路来的。
    单渡这几年脾气炼得无比从容,但在工作上有自己独特的节奏,命令给下去:“三点前,我要收到一份容错率为零的申报表。”
    三点,指的是凌晨三点。
    发完,她正准备收手机摁电梯,却不慎撞上一具结实的胸膛,随之而来是散开的咖啡液,溅出来到处都是,尤其是白得发亮的衬衣最为遭殃。
    她用一秒看清楚面前人的脸后,很快恢复常态的镇定,迅速开口:“不好意思。”
    庾阙微微颔下首,面上表情却很难办:“没事。”
    眼看咖啡撒了一手,单渡也不能置身事外,从包里找出纸巾递给庾阙:“擦下吧。”
    庾阙另一只手上还拿有文件,并不方便。
    “介意帮忙吗?”他询问的很谦逊,带有实在不得已才麻烦人的口吻。
    单渡递纸巾的手停着,咖啡渍从他手上滴下来,记忆中的某一画面被触及到。
    庾阙从她的反应中读出了拒绝,于是也不强人所难:“不用了,谢谢。”
    单渡皱眉,她没什么好别扭的。
    正当庾阙要收回手的时候,她抽出一张纸,另一只手抓起庾阙的手臂到跟前,像完成一项工作似的利落干脆地擦拭。
    动作不轻,却很仔细。
    庾阙:“谢谢。”
    单渡没看他,也没答,擦完便收回了手。只不过手还在半途就被人握住,那只手宽大却指骨分明,握住她的手短暂包住两秒,而后缓慢的从她手心里拿走那张擦拭用的纸巾。
    单渡站直,才发现没摁电梯,伸手摁下。余光将庾阙扔垃圾的动作看进眼里,只见他又重新拿出一张纸巾出来进行二次清理。
    这个男人,年近四十,身型峻拔,面容冷俊,语速温和轻缓,给人易靠近又不易接触的神秘吸引力,如她见他的第一眼。
    下电梯的期间双方都没有打破沉默的意思。
    如非必要,否则绝不多泄露一分情绪。
    “——-叮咚。”
    电梯抵达地下停车场。
    庾阙后一步踏出电梯,因为速度相当,两个人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庾阙的话她自然能听见。
    他问:“你住哪?”
    此时此景,和她当初在酒吧搭上他说的第一句话如出一辙,她问他的是,今晚有空吗?
    饮食男女的习x,她丢了好几年了。
    但,身体上的记忆是永久的。
    “唐拉雅秀。”她道出酒店的名字。
    庾阙:“我送你?”
    单渡脚步径直往司机所在的方向走,车前停下,率先拉开车门,出于宾客礼仪般,又像是邀请:“欢迎去喝茶。”
    *
    喝茶是幌子,无非是她邀一个男人回酒店的借口罢了。
    一个男人,除庾阙以外的也会是如此。在还没到酒店的时候单渡就理清楚关系等式。
    直抵48层商务套房,单渡开门让庾阙先进,后者也落落大方,将东西整齐摆放至置物柜上,再转过身来的时候单渡正在脱衣服。
    先是西装外套,而后是衬衫、裤子、袜子、x罩、内裤、直至一丝不挂。
    门闭上的那一瞬间,他们就该是这样坦诚相见的方式。
    庾阙正在松领带。
    倏然颈间传来一股拉扯的力度,单渡拉着她的领带将他整个上半身朝她拉近,近乎脸贴脸。
    她扬起一抹轻佻引诱的弧度,视线从他的眼皮往下,路过麦色的肌肤、颈动脉、喉结、而后落在领带上,动手帮他解。
    与其说解,更像是急不可耐的扯。
    庾阙没拦她,任由她在他身上的所有动作,她将身体压过来,身后抵到柜子,她便用牙齿咬开他胸膛前两颗纽扣,双手扒开,脸贴上去,轻柔的呼吸软软的落在上面,像瘙痒。
    将衬衫的下摆扯出来,而后解掉皮带,她的手直接了当的伸进裆部,一把握住已有反应的淫物。
    她满意的咧唇,和他交汇一个眼神。
    意思是,你硬了。
    庾阙将她这一系列的动作都看在眼里,看上去是熟练的,却因为过于猴急而泄露出她在试图掩盖什么。
    下半身裤子着地,金属皮带扣与地板发出一道清脆碰击声。
    他戛然握住她的手臂,一扯将她与自己的位置对调,换他压住她的姿势。
    她眼底闪过一丝意外,随即浮起几分玩味的笑。
    相b庾阙脸上的表情就很死,g干净净的没有痕迹。
    也就在刚才的那一个动作,他已经握住她的两只手,被他一只手抓在身后,从她身上拿走行动权。
    他这才从头到尾的将她扫视一遍,他不擅长也没兴趣对裸体做出评价,但这时候他有这个耐心,“身材不错。”
    像第一次见面的炮友,对另一方姣好的身材发出衷心的评价,在双方心情愉悦下,以增强稍后交合e中的体验感。
    单渡挑眉,算是做谢谢夸奖的回应了。
    庾阙踢开她微张的腿,另一只手往腿间伸进,一次x没入两指。
    仿着刚才单渡的嘴角弧度,望以她一眼。
    意思一样,她湿了。
    两指加到三指,洞穴有些紧,进去的时候并不太容易,但庾阙的动作没仁慈可讲,强挤了进去。
    单渡咬唇,也止住差点脱口而出的喘。
    庾阙俯身咬她胸前的乳头,舌头绕着打圈,手指在洞里搅她的水。
    让她越来越sh,直到一塌糊涂。
    身体是最诚实的。
    比如它此时就告诉庾阙,她已经很久没做过了。
    往上,庾阙张口咬住单渡的耳垂,哑声:“有套?”
    单渡挣了挣被他抓住的手,没成功,但并不影响回答:“当然。”
    庾阙又问:“还有什么?”
    换做别人大概听不懂,但单渡的情趣知识可以说是被庾阙带出来的。
    她反问:“你还想有什么?”
    庾阙不太喜欢她这样子看他,太阳丽、也太尖锐、像看他才是盘里的猎物。
    松手握住她的肩,将她整个人翻过去,背朝自己。
    就当她的回答是没有了,回:“有人够了。”
    勉强的口吻可真没让人愉快。
    在庾阙就要从身后插进去的时候,她撑着柜面,突然扭t,错位了。他没插进去。
    单渡噗嗤笑出声来。
    很快。
    “——啪。”t上响起巴掌声,力度很快就在肌肤上落下红痕。
    庾阙不喜欢在做的时候开口,扭正她的屁股,一只手摁在她的背上,另一只手又在她的臀瓣上落下一掌,b方才更响。巴掌印左右对称后,庾阙满意了。
    单渡较劲似的,挨了两巴掌后偏就不要这个姿势,扭着侧过身来,面朝着庾阙,眼底蕴着欲火与执拗。
    指尖缓缓往下,腿张得更开,整个人坐上低柜,指腹停留在穴口处打转,盛情邀约的姿势,又是不容商量的口吻:“进这里。”
    眼底流转的情欲似无形的藤,一点点蔓延过来,紧抓住庾阙。
    他盯着那双眸子,听从某种召唤似,撞进那张微张的穴口,和她合二为一。
    这种充实和温热,让他灵魂着地,慢慢涌回到他身体里,逐渐回温,感受到时间和万物。
    他不想承认这种感受,以及背后单渡存在着的关键x。
    单渡的颈被他握在手心里,摁到身后的墙面上,下身激烈的抽插让她的脸色迅速涨红。
    但她眼角始终都衔着笑意,略带着刺。
    像是场博弈,双方都不留余力。
    每每庾阙快要s的时候,单渡都b他更先一步反应,将他的阴精从洞里抽出,手握上去,轻轻的摩挲,引出的白色液体染得她满手都是。
    她举起手给庾阙看,还是笑的,却没话。
    这场临时起意的性事,双方都有在尽职尽责。
    庾阙撇开她的手,忽略那张没多大表情的脸,从他额前细密的汗渍可以看出他尽兴了。
    单渡也不计较他不言语,裸身坐进沙发,自己抽出纸巾擦腿间的液体。
    还能同时尽到地主之谊,伸手一指:“那是浴室,如果你需要的话。”
    她没看他,庾阙倒不见外,真进去冲了个澡。
    出来的时候,房间里淫靡的暧昧气息还在,除了单渡自己身上简单多披了件酒店的衣袍外,其余都还是一片凌乱。
    格格不入的是,她还果真泡起了茶。
    他记得,她邀他的时候便是以喝茶为由。
    察觉到他在看她,单渡便也没拘谨,睡都睡了,再谈这些就过于矫情。
    单渡摆出两只茶碗,倒茶的姿势像模像样,是老手了。
    庾阙有点意外。
    不知是察觉到他的意外,还是递茶给他时总要说点什么才好缓解此时的氛围,她解释了一句:“年纪大了,喝酒伤身,喝茶吧。”
    庾阙皱眉。
    单渡立即意识到话里的歧义,笑笑:“我是说我自己。”
    庾阙接过后没喝,原处摆回到茶几上。
    或许真是年纪大了需要适当的爱好习惯来修身养x,他在前几年也研究起了茶道,近来也有喝茶的习惯。
    不过在这个时候,他并没和单渡喝茶的想法。
    太怪异。
    他已经穿回了来时的那套衣服,除了还sh着的头发能证明发生过什么外,他就真像是纯粹来喝茶的。
    单渡自顾自捧着茶杯喝,有话没话的开腔,无聊似的:“都结婚了,平时背着你老婆这样出来玩不好吧?”
    视线又自然而然的往庾阙无名指上扫一眼,空的。哂笑耸肩:“看来另一半的包容x很大。”
    如今婚姻都危险,因为种种原因联结,唯独缺乏感情,所以总需要外在的羁绊让这段脆弱的关系看上去强悍。
    譬如成功男士在外应酬总会被女方要求佩戴婚戒以宣示婚姻状态。
    虽说庾阙低调,但不至于另一半如此大方。
    单渡呷一口茶,果然时间仓促下出的成品会欠缺火候,不够味。
    起身,也不喝了。
    见庾阙站着,也没要走的意思。
    她征询:“要送吗?”
    庾阙接的还是她上一个话题,说:“我离婚了。”ЯóùяóùЩù.ín(rourouwu.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