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Cater025八年
    插pter025八年
    /
    再回到南开,已经是八年后了,脚踩在熟悉土地上单渡才感受到真切的怀念。
    她也只在百年校庆时抽时间出来关注了一下母校的情况。
    这几年学校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跟天大、医科大好几个高校一样,大规模开展在津南的校区,规模建设b老校区强出好几个档,在那边组成一个新的海河教育园。
    八里台的南大和单渡记忆里的样子重叠,不同的是微微泛旧了点。那是时间的痕迹。
    八年。肉眼可见的变化才是最小的。
    她穿过熟悉的种满杨树的校园道路,来到主楼前,看到那幢曾经打过无数次照面的周总理雕像,经年不变地巍然矗立在主楼前。
    单渡抚摸着碑上的题字———“我是爱南开的。”
    以前总觉得矫情,虽然她现在也没改观,只是对此抒情方式多了一两分认可。
    这个时候有零星学生捧着书进出,一个个年轻如旧日自己,但又都不同。
    每个人有每个人青春的模样,自然不同,相同的是那个花样岁月无人会缺失。
    在拥有、亦或是曾经。
    又步行到砖红与白相间的经济学院,最后在7层楼高的伯苓楼前停下。再走一遍那年走过的路,又是另外一番心境了。
    现在是四月,正值春季,北国城市的空中一贯飘着杨絮,藏有淡甜的海棠花香。
    也是天大一年中最热闹重大的海棠节,单渡记得来到天津的第一年有去凑过热闹,当时是和梁乌一行人,拍了许许多多照,梁乌笑她像二哈。
    后来又被刘嘉和h淼扯着去过一次,也是那个时候结识的许勐和邵乐禹。
    刘嘉和许勐看对了眼,浪漫点来说就是一见钟情,没多久就在一起了,感情成曲线上升式发展。
    大一那一学年,单渡都和梁乌泡在一起,是从大二开始才和刘嘉她们建立起深厚的宿舍情,开始她新生活,正常的大学生活。
    而后在酒吧遇到庾阙,发展了一段从未预料过的亲密关系,又因为要解决掉这段关系所带来的不必要麻烦,他们互相配合上演男女朋友的戏码。
    戏落下后,分道扬镳。
    那年发生了什么,在单渡的记忆里已经被蒙上了一层灰,她从不去回忆,乃至有一种已经遗忘或是什么也没发生的错觉。
    一晃,从最初到现在,已然是十年。
    单渡不是个容易感伤的人,如今的她也早就铸成钢筋铁骨般的心x,没时间矫情。她也不被容许浪费时间。
    挺好。这些年所有的时间都交待给了工作。
    就连这次回南大,也只是顺路近才来看看,时间提醒她现在该出发去金融中心了,在转身的那一刻,她从记忆的尘埃中走出,还是那个大型外资投行的专业、深资、脉广的associate。
    这年,她已二八。
    *
    从南大西南门出来,单渡今天没开车,约谈的那方提出会到点来接应她。
    南大的这个门已经冷清了很多,因为b邻地铁口和水上公园,还能看到不小的人流量,这边的校内楼基本上已经外租出去,在校老师很少会步行往这边来了。
    所以在看到那道熟悉身影时,她装不成没看见。
    八年,庾阙似乎并没怎么变,柔软的光线折射出他漆黑的头发光泽,鼻梁架有一副银丝框眼镜,鬓角修剪整洁利落,一身西装将他笔挺的身型衬得完美无缺,看上去他依旧给人一种无法轻易逾越的疏离感,但和他真正交流起来的话,又会得到意外相反的感觉。
    这种熟悉感被唤醒,单渡清楚,这是庾阙狡猾的处世之道。
    恰是这个原因,当年他应对她和她的麻烦时才会有多轻车熟路。
    人与人之间的感应从来都是直接且实时的。
    庾阙被一道极有力的视线吸引看过去,反应和单渡差不多,只停着,像凝固住了时间。时间却未曾成功在两个人脸上落下痕迹。
    四月的杨絮满天飞,像不合时宜的雪片。庾阙敏锐捕捉到她头顶就停落一点白色。
    单渡一袭利落的商务黑西装,白衬衣,长发中程度的卷在两侧,手里随身提着公事包,里面装有便携笔记本和各类文件。利落g练、且大方美丽,是道风景,也是上层精英。
    偶有车子从两人间隔着的那条路桥中过,他也没挪开视线,等到障碍物离开,确定那抹身影还在,她亦正注视着他,那种将信将疑才化为真实落地。
    八年。
    她有了很大的蜕变,肉眼可见的成熟、知x和美。
    从眼神里是可以读出很多东西的,例如她把和他的再相遇视为不意外。
    电话在这一刻响起,单渡出于习惯的在第一时间接通,是来接的司机已经到了,就停在路边,告诉了车牌后,结束掉电话。
    再往那个方向望去的时候,庾阙也已经离开,上了一辆路边等候的保时捷。
    有的时候,直觉是可靠的,也就能够合理解释出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见到这个人了。
    这次回天津,单渡是为了见一位大型食品业上市ceo的,因为整t行业形势都不景气,该公司正在大规模裁员且面临经营不下去的困难,但该公司背靠农业生产,宣布破产实属可惜,创始人在股东的引荐下找到了单渡,请她帮忙运营公司的gu份。
    同时也重金聘请了一位有名教授来做顾问。
    在见得企业如此强烈的求生欲和不容出错的冒险一试外,不可否认的是,真巧。
    偌大的会议室,从环球金融中心的高层望出去,能将这座城市应时而生的高型建筑都收尽眼底,是最繁华璀璨的风貌。
    让她不禁与北京的金融大街对b。
    还未对b出更偏爱于哪一座城市的景貌。
    身后助理端进两杯手冲招待他们,“单小姐,庾先生,不好意思。金总在路上堵住了,要麻烦二位稍坐等一下。”
    单渡的工作素养随着习惯肉进血肉里了,此时她本该很习以为常且大方得t的回应一句:“没关系,我不赶时间。”
    因多出一人在场,她只略微颔首,朝助理示意了一下表示可以理解。
    庾阙看了眼时间,此番此景的应对他也不在少数了:“没关系,谢谢。”
    若是平时,单渡应该是打开电脑调资料出来看,或者是接听某项业务的进度汇报电话,又或者是浏览最新的金融报道。
    总之围绕着工作,不会分心,不像现在这样。
    她一手点开文档,一手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模样有做到把庾阙的存在忽略为零。
    可她的内心并不平息。
    她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哪怕是她从业最初独自对接大客户时,都没有的这种,紧张。
    尽管她并不愿承认。
    不过还好她现在具备很稳的心理素质,能够将所有的情绪压死,表现得不动声色,像庾阙一样。
    如果庾阙不开口对她说话,她便能持续这种互不相识的状态,直至多年后的这场相遇落幕。
    “单渡。”庾阙喊她的名字。
    嗓音和记忆中的雷同,毕竟他在不同场合下叫她名字的情绪不一,这么生y客气的口吻,当年也不是没有过。
    耳边继续响起庾阙礼貌规整、却又满是携带着旧情的一句问候:“现在的生活,还有让你失望吗?”
    单渡突然一怔。记忆翻涌而来。
    她以为的忘了,其实是假象。
    其实她记得那么清楚。
    *
    单渡和庾阙以男女朋友的关系公开后,麻烦都变得很轻松能解决了。
    邹志祥承认是他对论文做了改动,忘记标注引用是他的过失,学校从轻下了处分,但他自己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向学校提出了辞呈。
    庾阙对他的做法报以尊重,和校董事达成一致态度批准了。
    之后没多久就是国庆,庾阙原本准备让单渡主持的经济讲座照计划进行,这也算是变相将两人的关系摆到众人面前,同时也让单渡的履历表上增添一笔颜色。
    国庆以后,逐渐入秋,事情也落在那个夏天,生灰,化尘。
    单渡怀孕了。那是十月中旬检查出来的,医院出的报告没有第二种可能。
    追究是哪一方的责任根本没有意义,她在一周后联系了医院做了流产手术,在刘嘉和h淼的陪同下。
    从查出孩子到流掉它,单渡没让第四个人知道,自然就包括庾阙。
    那段时间,他们表面上还系有恋人关系,但交往却并不密切,或是说依旧从不密切。
    只交身,不交心。
    单渡觉得庾阙没必要知道,这个麻烦她可以自己解决掉。
    在手术床上醒过来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是空洞的,同时她也清醒着,一个生命刚刚从她身体里流掉了。
    没人喜欢犯下罪过。她自嘲的扯起嘴角,她大概是个罪人。
    单渡红着眼走出手术室,在刘嘉和h淼的扶持下在医院候椅上坐下,旁边有一对男女也是来手术,看到她们三个人的情况不由多看几眼,女方变得更紧张,男方给与更多安抚和怜爱。
    单渡不想待在这里,冲鼻的药水味让她想吐。
    回去的路上,刘嘉抱着她哭了,那是强忍也忍不住的心疼,小心翼翼的跟单渡说:“渡,你跟庾老师说一下吧。”
    单渡嘴唇毫无血色,下身现在还在犯疼,说话很废力气,还挤出一个笑的弧度,说:“我们分手了。”
    一个谎,总要用更多的谎来圆。
    正如她和庾阙本不是什么恋人,要圆这个谎,她需要一套合理的措辞来概括他们的关系进展。
    在一起了。分手了。
    就合情合理。
    那一段时间,庾阙基本上没见过单渡,她说忙。
    对,只一个字。要么两个字,很忙。
    她把他推得很远。
    在麻烦解决之后。
    庾阙了解单渡,她年轻、心浮气躁是那个年纪的特x,她又多出几分过熟和聪慧,看人看事除了会冲动以外,她能拿捏很好的尺度和掌控感。
    也正是这样,她有一股同龄人没有的吸引力。
    加之她长得漂亮,如非她不愿意,这个世界容她选择的很多。
    那是她外在给人的直观印象,随着深入了解,不难发现她其实很脆弱,所以才敏感,故作坚强;因为她选择太多,很多人和物根本无需费力就触手可得,她不会主动,所以一直是被选择的那个。
    单渡爱玩,庾阙不管她,也无兴趣和权利去非知道不可。
    给她最大的空间和自由,这也是她的权利,不会也不该因为他们的关系而有变化。
    他也不想让关系变复杂。
    很显然,单渡也有这个成熟的认知。
    在讲座结束后的没多久,单渡连他电话都没再接,他联想起单渡说过的结束。
    他甚至亲自在宿舍楼下等过单渡,是h淼下来告诉他单渡身体不舒服,换句话来说就是不想见他。
    庾阙从未对单渡真正有过脾气,那次他是真的有了怒。
    单渡再来找他,已经是半个月后。她直接来的他家门口,她穿着一条皮短裙,上半身是醒目的橙,紧身裹着,裸着腿,一双细高跟,带有一身酒气。
    她的双眼蒙着层迷离,不知道喝了多少。
    庾阙并不乐意见到她这幅样子,尤其是在跟他玩了这么久的失联后。
    他不喜欢失去掌控,成年人间的游戏,得有规矩,她还带着孩子那套任性,他当然不乐意。
    庾阙装作没看见她,自己拿钥匙出来开门。
    单渡撑着墙面从地上站起来,她蹲得太久脚都有点麻,但看到庾阙还能在酒精的驱使下如往日撒娇:“庾老师,我忘记带钥匙了。”
    庾阙拧眉,眼角视线往她手上斜了一眼。
    她没背包,是一开始就打算去酒吧喝得烂醉的,全身上下只拿有手机,和一串钥匙。
    “---啪嗒”一声,钥匙掉落,她低着头看,用了两秒才辨认得出来是钥匙,而后反应过来,仰着脸冲他傻笑:“哦,我忘记了,原来我带了。”
    她身上酒气太浓,浓得好似喝了蒸馏酒精。他能脑补出她在酒吧里灌酒的酣畅姿态。
    然后变成现在的狼狈。
    蹲身下去捡钥匙,在起身的时候没站稳,跌在他的脚边,一手抓着他的裤子,一手高高举起来,意思是让他拉她一把。
    他不想理她。
    步子往里迈进,另一条腿还被人扯着。
    皱眉,回头,声音利得像是在赶一只落水狗:“放手。”
    她酒量多少,除她之外,他心知肚明。喝再多,她不想醉,酒也拿她没办法。
    他不信她醉了。
    把他这当酒店呢?喝多了就糊里糊涂来过一夜,顺便也睡一下他?
    荒唐。
    他挣开她的手,径直进门,开灯,换鞋,放东西,脱外套,倒水。
    玻璃窗里印出身后人的动作,尤其慢,倒显得乖巧,换鞋的时候索性坐在地上,模样像个小孩。
    等她到他身后的时候,她已经把衣服脱得一件不剩,从后面抱住她,声音很软,那对贴在他后背上的肉蒲也很软。
    像个妩媚勾人的狐狸精,轻轻的问:“庾老师,你要我吗?现在。”
    庾阙是个男人,而且他很久没碰过她了,这个问题在这个时候,显得很多余。
    但他不想承认,他还有不悦。
    他取下她缠在他颈上的双臂,丢开,力气大得她整个人跟着晃了一下。
    庾阙睨着她,无论是心里还是身体,都烧着一把火。杯子的水一口气喝到了底都没管用。
    他也不想管了,在这一刻只想占据她的身体。
    “跪下,求我。”他像以前一样对她施令。
    单渡照做,跪下,缱绻而绵软的声线化作蛇信子般:“庾老师,求你。要我。”
    他没在意她身上浓稠的酒味和飘忽不定的状态,在她身上泄出这些天来的怒和欲。
    从客厅到房间,到洗手间,到阳台。
    她朝他肆意打开,看上去饥渴难耐,不知疲倦。
    庾阙要做的只一件,驯服她,发了狠的进到她身体里面,一次又一次。她颤抖,也哭,就是没求饶。像是挑衅,于是他变着花样折腾她。
    r夹取下来的时候,混着血渍,小巧的嫩肉粒被磨破了皮,还在往外冒血渍。
    她软在他的怀里,双腿无力的垂落在他身侧,他还插在她的身体里。
    她已是极限了,他清楚。
    可她给他的信号,却又不同。对着他胸膛伸出舌尖,热热的,绵绵的,不分轻重的舔舐。
    他掐起她泛满红潮的脸,微拢眉心,将人放倒在床上,压在身下,咬住那双g燥的唇,很快就尝到了甜腥味。
    血与汗交织在高温的肉体上,他第一次这么纵欲。被她完全打乱自己。
    次日。阳光照进房间,昨晚什么都没做,就连窗户都没关。庾阙起身去关窗帘,回身的时候,单渡也醒了,撑着坐起来,身上的薄毯滑下来一截,露出那对红肿的r。
    她不甚在意,拨了下头发,露出干净到苍白的脸,笑着,突然问他:“庾老师,你爱我吗?”
    视线裸露,她从来都这么直接,想要什么,就做什么。好奇什么,便问什么。
    有时是优点,有时不是。
    庾阙看着她这幅样子,这才觉得她从昨晚开始就有的不对劲。
    她直gg地盯着他,莫名巧妙的问题被显得很严肃。
    他不想答,也还是不想理她,单渡看出来了。
    也就是在她垂眸的那一瞬间,庾阙被她眼底看上去像是失落的情绪改变了主意。
    陷进那双眼眸里,如一脚踏入沼泽。
    他鬼使神差的回答:“爱。”像敷衍似的。
    什么是爱,怎么爱。如果单渡还要孩子x的追问下去,那他就没再多的答复了。
    可都不是。
    她抬眼,再问出来的却是:“下了床也爱吗?”
    庾阙怔在窗前,身上只穿有一件未扣扣子的衬衣和短k,现下并不是适合谈话的时机。
    单渡突然低声笑了,没什么情绪,缓解尴尬用,不在意的模样恰到好处。
    她还笑着,今天早上是他见过她醒来表情最多的一次。
    她说:“我随便问问。”
    也就是说他可以不用在意。
    他没因为她的这句话感到轻松。
    他越来越感觉她有话要说。
    果然。
    她慢慢下床,身上什么也没穿,有的只是他昨晚留在肌肤上的痕迹,斑驳、混乱。
    庾阙突然有点排斥她再开口。
    她拉起他的手,好似从未见过般拿近细细地看着,声音嘶哑,“庾老师,我们这次结束吧。”
    她无比的真诚,真诚过头了像是有点哀伤可惜,可明明选择是她先提的。
    一次、两次,都是。
    庾阙的好脾气都是沉淀出来的,再年轻几年,他才没这么大的耐心和容忍给她。
    他抽出手掐起她的两颊,虎口用力在下颚处发力,他气的音色变了调。
    “再这样下去,我真要生气了,后果有你哭的。”他似好言相劝般,隐忍着。
    她抚上他的手背,还能笑得出来,却再认真不过。
    “我没开玩笑。”
    “不然庾老师试试看弄死我,看我会不会改变主意?”
    庾阙突然就没了话,气话都没了。
    她执意要解除关系,他何必又凭什么勉强说不。
    倏然松掉扼制她下巴的力,划清界限前的冷漠说有就有。这样也不至于难堪,尤其是在刚才她问出那样的问题后。
    上次提结束,是因为学校惹出了麻烦。
    那么这次,因为麻烦解除了?
    庾阙猜不出理由。
    随即单渡自己就交代了,大概是早就准备好了的说辞,在出口的时候还是很有难度。
    庾阙没去看她,微侧过身。
    单渡说:“我对现在的生活很失望,对自己也失望。”她像个自怨自艾的抑郁症病人,口吻却正常:“我不想要这样的生活了。”
    “而且,”她顿了一下。
    尽量用轻松的语气又保持最真心实意的想法来表达,说:“庾老师,我觉得我们的关系,挺脏的。”
    庾阙没对她说过什么重话,只这一次,他指着门,吞吐出一个字:“滚。”
    她听话了,滚了。
    也如愿的结束了。
    *
    八年。
    原来庾阙也没忘记。
    他问她:“现在的生活,还有让你失望吗?”无怨无恨,平白无奇,甚至连一丝师生情都品不出来。
    单渡自己都没察觉到手中的动作停了有多久,回过神微微一笑,如今她也会了这番信手拈来的自如姿态,自然说出:“挺好的,你呢?”
    庾阙回应很淡:“嗯。”
    过两秒,开口的语气里带着点欣慰,但更像随口一提及:“你现在事业有成,经院每一届都有人拿你当楷模。”
    单渡客气低笑一声,谦虚又客套的口吻:“不过是没让自己失望而已。”话题熟稔地转回去:“你呢?”
    庾阙不太爱说起自己似的,口吻b白开水还淡,他这几年的名声在外和社会地位倒被显得不足一提。
    只说:“成家立业罢了。”
    *
    *
    *
    *
    *
    *
    *
    *
    *
    *
    *
    *
    *
    *
    *
    *
    其实416女生的故事,或者说以单渡为主的故事发展到了上一章已经恰当了,我本身很害怕写流水账似的文,也不想把校园后续发生的不愉快居多详尽开来,这样感觉会很“小时代”(因为上次在评论里看到有人这样说,我记忆蛮深的),为了避免这两种情况发生,所以我在时间上做了一个很大的跨越。发生过的事情在单渡的回忆里简单提及。
    这样的处理,其中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我私心觉得校园故事点到为止给大家都还算圆满,我想保留这部分的圆满。淡化人与人之间还未被完全处理掉的瑕疵。
    我思前想后,觉得这个转折应该也没有很突兀吧,或许会对看文的朋友来说会有点突然?之前也有说这篇文是校园+都市。大概、可能、应该再回头去品梁乌的那句重新开始,会更意味深长些?
    我好像废话比较多,总结一下就是——
    那个夏天,就已经是时过境迁了。
    然后。
    我再想废话一句的是,八年后,单渡和庾阙两个人的名字再被人同时称呼起的时候,已经是可以同位同待的了。ЯóùяóùЩù.ín(rourouwu.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