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Cater017到此为止
    插pter017到此为止
    /
    庾阙以前从来不会过问单渡,也没觉得有这个必要,但他最近发觉,该管管了。
    尤其是她那性子。
    所以他才把橄榄枝抛得明显又直接,一来是他不想浪费时间,二来他也不想让单渡多走弯路,无论是于公还是于私。
    庾阙从邹志祥那里了解过单渡当初没进伯苓班的原因,综合刚才她果断就要拒绝的态度,想来让她改变主意需要点功夫。
    至于法子,庾阙暂时还没想到合适的。
    或许,缺个时机。
    三周后就是国庆,经济学院迎接学校周年庆有个讲座举办,他想让经济班的学生来全权组织,确切到人是单渡。
    庾阙给单渡打电话也是要跟她说这件事。
    时间快过夜间十二点,庾阙没把手机像往常一样调静音,相反他特意留出两分心来接电话和看消息。
    但都不是来自单渡。
    当单渡出现在庾阙门前时,他是意外的。
    这个点,她垂着眸,站在他家门前摁门铃,周身气压很低。
    打开门,庾阙没问她怎么会突然出现,侧身让她进门。
    他闻到她身上的酒味。
    他记得他今天和她分开的时候是在图书馆门口?
    再看她身上的着装没变,只不过浅色t恤上沾有酒渍,样子冷冷的,没有情绪,进门,换鞋,笔直走去沙发里坐下,直着腰板。
    庾阙在她脸上停了两秒,而后去倒了杯酒,放她面前。
    单渡现在很需要喝一口,庾阙刚离杯,她就端起来喝了一大口。
    在庾阙面前,她没什么形象需要维护,也没什么好假装的另一面,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庾阙从来都纵着她,容着她。
    或者说,不管她。
    如果换成是情人的身份,庾阙也只会b优秀更多。
    可是,渐渐。她发觉他好像渗进她的生活了,一点点的,不自觉的,他好像也开始插手她的事了。
    这是她保持这段关系最大的禁忌,碰不得的。
    最让她受惊的,不是庾阙的变化,而是她意识到这一点却是由蒋乾由提醒后才有。
    不仅是庾阙,是连她自己也对庾阙有了潜移默化的依赖。
    这是她今晚乱的最根本原因。
    她太清楚怎么让自己清醒了。
    杯中酒三做两口被她吞咽下去,庾阙倚坐在茶几一角看着她,沉默不语。
    他们从不谈心,甚至不说及烦恼。
    他们只有身体上最紧密和深入的交缠。
    酒精滑过干涩的喉管,她像被注入一针氧气,抬眸望向庾阙,无声的对望,渴望裹挟在炙热的视线中。
    一如他们初次见面,她看他那般赤裸直接,充满诱惑。
    真奇怪,都过去这么久,偶然x的刺激还能有新鲜感,还是让他y。
    庾阙不是来者不拒的,恰是拒绝的太多,要轻易接受起来就太难。
    庾阙这样闯来,明目张胆地伏在他膝上,双眸载着浓厚的欲。
    似天边染火,距离太远,没受到高温的侵蚀,反倒能远观一出美景。
    他任她肆意挑逗。
    指尖熟稔地挑开他的皮带和拉链,急促又不紊地替他脱掉着装,舌头在他耳侧游走,柔软又滚烫的气息拂过肌肤,还有股清淡的晚香玉的芬甜。
    单渡过于太急,失了章法,所有鲁莽的行动直奔主题。
    像个如饥似渴的x瘾君子。
    庾阙知道她不是,她只是太情绪化,难自控,所以就用行动和感官来分解。
    在她握住他的分身就要用嘴的时候,他拦住他。
    她不肯,犟着一股劲要去含。
    庾阙蹙眉,掌住她后脑勺的力度加剧,拢起她藻似的黑发进手心,往后扯。
    她被迫仰头。
    手里还握着他的坚y。
    她执拗,也气恼。
    庾阙b她先发话,口吻严凛:“错了。”
    不该是这样的。
    最起码顺序不该是。
    庾阙掌着她的头发,将她从地板上抓起来,人站直之际被解开的裤子顺势落地,踩着k脚脱下,他就着这个姿势将单渡带进卧室。
    又进了卧室里的浴室。
    水流从头顶砸下来,让本就混乱的头绪,越发乱得不堪一击。
    她的视线被水盖住,只能闭着眼睛凭直觉去吻庾阙,她现在只想被填满。
    被庾阙填满。
    可他没遂她急切的愿。
    他制住她,将她面朝墙贴紧站着,他从后掐住她的脖子,没用力,只是这么禁锢着她,简单粗暴的将主动权从她身上拿走。
    他抵住她的后穴,俯身咬她耳朵,混沌间好似说了一句什么话,单渡没听清。
    然后腿就被他大大打开,后穴被手指强势塞满,她张嘴大口吸气。
    庾阙知道她哪里敏感,哪里脆弱,也知道怎么降服她。
    单渡想要拢腿,被庾阙用脚撑开,又加了一根手指继续松动她身后的洞。
    一心二用对庾阙来说是家常便饭了,松开她颈间的那只手,迅速从头顶的置物柜里拿出绳子,熟练无比地将她双手绑在身后。
    拔出手指,他把震动棒换进去。
    震动的频率开到最大。
    单渡发出难耐的呻吟,下意识的又想要收腿,庾阙垂头咬住她x上的那颗葡萄,齿间发力,立刻就见了血。
    他含着她的血和ru香,手掌住她的下颚,狠狠掐住,沉声:“腿张好。”
    在调教的时候,庾阙一向不爱说话。
    每一句话后,单渡身上的痛感只会b上一次更猛烈。
    庾阙把她转过来,手掌游走到她肩头,摁着往下换成跪姿。
    单渡以为他是要她跪着。
    膝盖刚稳住,庾阙又把她一把拉起来,没有耐心的架势,旋即又把她用力摁回地面,地砖被水冲得很光滑,在他大动作的牵扯下,她直接滑倒坐在地上。
    屁股着地,塞在身后的那根棒t被猛地撞进更深,她吃痛的张嘴发出痛y,在张嘴的那刹,庾阙推着硕大的阴精插进她口里。
    庾阙的手维持摁在她双肩的姿势,这样能同时稳住她口得他最舒服,也让那根震动棒保持以最深的律动抽插她后穴。
    单渡感觉到口中那根肉棒越来越粗y,撑开嘴角,溢出淫靡的白色液体。
    庾阙直捣进她喉咙深处,冲撞许久后射出来,然后让她吞下那团精液。
    没等她顺回一口气,庾阙让她跪着趴好,他抽出那根假具,塞进自己的,有了刚才的松动,他的进入变得轻松。
    庾阙从后骑在她身上,最原始的交欢姿势让他尝到最紧致和深入的刺激,他在她翘起的t上落下清脆一掌。
    单渡闷哼出一声。
    庾阙觉得她叫声不够。
    扬起,又落下更狠的一记。
    单渡啊出一声,前半身差点没稳住,手肘着地,又重新在庾阙的冲撞中趴起。
    庾阙仍觉她给的回应太浅。
    从一开始,他也没有手软的念头。
    待她重新趴着跪好,他从后抓起她sh漉的头发,将她的脸转向他,他俯身,吻没落下去。
    他往下咬她的脖子。
    这个姿势近乎要将她折断。
    他是真的发力在咬,铁腥的血混着水从赤裸的肌肤淋落。
    他像只饥渴的吸血鬼,要将她吸g才罢休。
    单渡的痛感无限放大,呼吸变得狭促,有一种生命流失的飘忽感。
    那只是部分。
    庾阙撞进她身后的力度又狠又厉的将她即将离地的双脚生拉回来,踩进尖锐的玻璃碎渣里,血淋淋的现实,惊人可怖。
    极端的感官体验,撕裂她,拼凑她。
    她也在这无法b拟的痛里,上升,高潮。
    “庾老师。”她彻底虚脱前,软声叫庾阙。
    如同黑暗中待久的人,渴望光和怀抱一样,会发出呼唤。
    庾阙s在她身体里,阴精头部颤了颤,单手圈住她的肩不让她倒,谈不上温柔,他还没彻底释放。
    她的投降,于他并不满足。
    他将她脸上散乱紧贴着的发丝拨开,五指抚摸她白皙的脸庞,好似情人般缱绻亲密。
    他推着她退到洗漱台,抬起她的t让她坐上去,双手掰开她的双腿,往腿间伸进去三指,全根没入搅动,再出来的时候满指都是她的液体。
    指腹轻轻落在阴蒂上,极富节奏的揉捏。
    庾阙喜欢看她双颊泛起红晕,陷入情事时不可自制的样子,像个不知耻的荡妇。
    转而,庾阙用肉棒正面插进她的阴道,扶着她的t,推她迎接自己进去更深。
    “嗯……”单渡y出绵长的一声。
    合着庾阙的抽动,液体和嫩肉擦出的靡靡之音。
    客厅内,单渡的手机一直有电话进来。
    在她下出租车的时候,她跟刘嘉和h淼提前留下消息,她今晚可能住外面,不会有事,还说明天会一早回去。
    单渡交代过了,刘嘉她们也能放下心,这个点在宿舍该睡觉的也都睡了。
    电话不是她们打的,是个没有备注的号码。
    一通接一通的打。
    *
    欲望偃息,只剩空气里飘着的粘稠暧昧气息。
    单渡冲完澡出来仍裸着,赤身进房间找了一件庾阙的衬衫披着,没系扣。
    庾阙在倒酒,头发还是湿的,见她走近的样子眸色没起伏的波动,也没问,她今晚还回不回去。
    他给她的空间一向大,她若是要回,自己会提。
    也不会是像这样子游荡到他面前,等酒喝。
    单渡视线在茶几和沙发上扫了一圈,没看到自己手机,下一秒视野被庾阙递过来的酒占据。
    两个人恢复到单渡突然来找他时的状态,连面对面的姿势都一模一样。
    单渡接过那杯酒没急着喝,她现在足够清醒。
    没去看庾阙的眼睛,她哑声开口:“你还记得上学期学校传我勾引你的传闻吗?”
    庾阙打开门看到她的第一眼,就知道她心里装着事来的。
    他记性向来很好,回答:“这件事情没过去多久。”意思是他还记得。
    庾阙颔首,看着杯中暗红色的液体,情绪辨不明,忽地扯出一记自嘲的笑:“好像庾老师根本不担心。”
    庾阙反问:“担心什么?”
    就跟他当时在vi插穴不管旁人眼光就这么扯着她进厕所一样,好似无所畏惧。
    明明就身份地位而言,她该是肆无忌惮的那个才对。
    怎么就反了过来?
    她抬眼望向庾阙,很强烈的质问装在这双漆黑的眸子里。
    她不知道的是,泛红的眼眶泄露出其他情绪。
    庾阙看在眼里,没急着问,耐心在这个时候很大,可以慢慢等她说完。
    他默声,亦无惧对视她有力的质问。
    她收回视线,没头没尾似的继续说:“上学期期末,有人发帖杜撰我勾引你的事儿闹得沸沸扬扬,连考试都要防着其他人追过来,理直气壮的,”她笑出一声,隐感无奈:“警告我,让我离你远点。”
    “还有追到宿舍、厕所,朝我扔纸条的,我好奇打开看过,增长了不少骂人不带脏字的知识。”
    庾阙眉目微拢,捏着杯托看她,抿唇。
    听她说。
    “后来,发帖人站出来说是玩笑。”她顿了下,觉得玩笑这两个字眼太有趣,想要糊弄过去什么事情都可以用玩笑这词带过,轻而易举,还能愉人愉己,太狡猾。
    “还好是暑假,流言蜚语的热度可以用时间来冲淡。”她说话的速度越来越慢。
    也没看庾阙。
    庾阙听出来她试图在放轻松,但毕竟亲身经历,假装不成真的事不关己。
    单渡凝了一口气,又呼出来。
    她不是来向庾阙倒苦水的,实话来说她也没觉得真委屈。
    再看向庾阙的时候,挤出艰涩的笑,叫他:“庾老师。”
    “现在看来,你好像给我带来麻烦了呢。”是有点遗憾的口吻。
    她现在看上去松懈、易脆,却又并不软弱。在庾阙欲启唇之际,她又急忙开口,铺了这么长的序,将自己最后的决定说在庾阙说话之前:“我们到此为止吧。”ЯóùяóùЩù.ín(rourouwu.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