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XгOùΓοùЩù.cοм Cater015橄榄枝
    插pter015橄榄枝
    /
    新学期,单渡还是跟刘嘉、h淼她们住在了416。
    至于班导最后改变主意不让单渡外住的原因不得而知,班导用的法子也让人出乎预料,他居然直接联系上单渡远在香港度假的父亲,具t也不知道是怎么说的,单威全力配合让单渡住在学校。
    单渡跟单威的关系一直都水火难容,电话刚接通就是奔着吵架去的口吻:“我的事你别插手。”
    结果对面传来一声娇嗲能溺死人的女声:“你是威总女儿吧?”
    单渡忍住摔手机的冲动,压着怒:“让单威听电话。”
    对面女人为难的嗯了几声:“威总在泳池里还没出来呢。”
    单渡挂了电话,火气直升到了嗓子眼。
    她倒不是生气单威在外面花天酒地,这个她早就习以为常了,小的时候,她还会对听单威电话的女人宣泄怒气,叫她离有女儿的男人远点。后来长大了自己想起来都觉得幼稚可笑。
    单威玩女人玩得姓什么了都不知道,她要是气,压根活不到今天。
    她这次气的,无非是单威管了她。
    他凭什么管她?
    刘嘉本来想侧面替单渡了解一下情况的,但家长表态了她也没辙。
    单渡当即就搜了机票,打算找到单威面前去,她不好受他也别想快活。
    当天的票没了,单渡订了第二天早上的。然后在当天晚上得知到班导在反悔掉她住出去的同时,也驳掉了梁乌回宿申请。
    虽然单渡计划有乱,但结果却也没不差。她搬出去无非就是要避开梁乌,班导的决定误打误撞合了她的心意。
    巧是巧了,可严肃分析起来班导这番c作的动机和考虑,也实属情有可原。
    梁乌才犯下这么大的事儿,又是张扬的连屁股都懒得擦的性子,学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一回事,班导视情形稳住学院风气和名声也是一回事。
    再加上单渡在年级老师里一向是块瑰宝,心往哪边偏是毋庸置疑也无可厚非的。
    理是这么个理,不得不说,一直以呆板为主要形容词的班导居然会做出这么一出,实属令人刮目相看。
    h淼连连啧叹:“想当年,梁乌旷了那么多课,班导那可是直接做了整整一年的瞎子,我还以为他稳坐班导之位的秘诀就是靠练忍术呢。”
    说完,h淼自己率先被自己逗笑了。
    *
    既然梁乌住不回来,那单渡也没有必要再搬出去住。
    单渡不会想到这件事情会跟庾阙有关,因为新学期伊始课都不少,自她上次从庾阙家走后,他也没再找过她。
    各忙各的,互不打扰也不过问,是他们这段关系最舒适也令人最满意的地方。
    再见面是在开学一周后在班导的办公室,庾阙恰巧也在,模样是在谈什么正事,班导头点得很频繁,大多是庾阙在说,单渡等待期间就听了两句,是关于上次出国交流事儿和新一学期伯苓班的学生变动。
    对话快结束,单渡将手里打印出来的论文英版叠放到最下面,起身。
    对庾阙礼貌喊了一声:“庾老师。”
    庾阙朝她颔首,面部表情很淡,也没多余的对白转身就出了办公室。
    单渡等庾阙走出办公室之后将论文拿给班导:“邹老师,这是我最后论文定稿。”
    邹老师是个年过四十的经济学老研究者了,在庾阙没来之前,是经院老师层的一把手,庾阙来之后,他退居到二把手,越加懒得c心学生间的事情。
    所以在单渡提出要搬出宿舍住的时候,他没多加思考就同意了。
    邹志祥身为单渡班导都差点失了误,没想到庾阙还能有这份闲心,以为庾阙也看中了单渡是难得少见做学术的苗子。
    就在单渡离开的时候试探x问了一句:“单渡想不想进经伯班啊?”
    单渡早就没有了这个打算,明确且坚定:“不想。”
    邹志祥是知道单渡不进经伯班的,不过是想着庾阙出面过问单渡的事儿了,大部分原因是惜才,没有哪一个老师会拒绝优秀学生,他向来带学生比较佛系,手底下的研究生平时管的也不严,如果单渡有意到庾阙手下,他倒也愿意让。
    可他可以,单渡不愿意。也就点到为止了。
    单渡敏锐,班导自她第一次考过经伯班的试后知道她的想法和打算,已经快两年没在她面前提过进伯苓班的事,加上班导和庾阙走得近,她也好奇:“邹老师怎么又问起了这个问题?”
    邹志祥喝了口茶,从鼻腔里懒倦的散出口气:“就是问问,你后期选择导师的意向。”
    庾阙不带经伯班以外的学生。
    单渡知道。
    庾阙是经院加之金融学生都想选的导师,他立的这条门槛阻断了大批涌向他的学生。
    南开从来不缺优秀学生,相反,出色的老师却数得过来。
    单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目前还没到做抉择的时候,她其实并不想到庾阙那边。
    原因很简单,太近了。
    关系不方便。
    见单渡短暂出神,邹志祥也不急着催,就让她回去好好想想,如果有需要调解的地方可以私下联系他。
    单渡谢过导师,出办公室的时候也在这个问题上琢磨。
    只是刚萌芽,思绪被那抹身影顷刻扫荡干净。
    庾阙站在栏杆前看手腕的表,因为来的时候手上什么东西都没拿,他就空等。
    单渡轻咳一声,庾阙转身。
    她规规矩矩喊:“庾老师。”
    庾阙正正经经应:“嗯。”
    两人一起走出的教研楼,一路上出奇的和谐,像是平常偶遇某个老师而随意谈话一般,庾阙也只是就她新论文摘出几处可圈可点的来谈。
    算得上是提点,但这件事情放到庾阙身上来做就显得很奇怪。
    对单渡来说,很怪。
    步行到图书馆的时候,单渡跟庾阙道别。
    庾阙这才用别于疏冷的眼神看她:“单渡。”
    单渡暗自退一步,没开口。抗拒的意味很明显。
    她拒绝在公众场合再和庾阙有正常师生关系以外的丝毫迹象。
    这段关系,其实危险。
    但她喜欢刺激,所以冒险。
    她懂得划距离,也觉得庾阙该懂。
    庾阙甚至b她所设想中做的还要好。
    庾阙倏然松了嘴角:“你紧张什么?”
    单渡口吻犯冷:“没有,我先进去了,庾老师再见。”
    庾阙不是来调戏她的,他也不是闲来无事一定要跟她走上一段短路程,叫住她:“别急着走。”
    单渡转身的步伐停得很快,和庾阙面对面。
    庾阙问她:“最近课多吗?”
    单渡蹙了下眉:“不少。”
    庾阙没多废话,向单渡抛橄榄枝的意思直白裸露:“经伯班的课程感兴趣吗?”
    单渡的第一反应以为是庾阙要约她,没想到竟然是和刚才班导差不多的想法,这让她有点糊涂。
    但她觉得有必要讲清楚。
    “庾老师,我清楚自己的目标和选择,不会变的。”
    庾阙颔首,不置可否,“想清楚再给我回答也不迟。”
    庾阙的后门,还没对谁开过。
    单渡想再表态的时候,庾阙又不等了,看了眼手表,赶时间的样子,这才对她刚才的道别做出回应:“再见。”
    单渡盯着庾阙的背影好一会儿,都没猜出庾阙是在想什么。
    这根橄榄枝,到底是于公,还是于私?
    步上图书馆台阶的时候,单渡都还在想这个问题,以至于没留意和迎面往下走的人撞了个满怀。
    是个脸上带彩的少年,头上还缠着纱布,嘴角挂有一抹讪笑,慢吞吞的将手机收进口袋,极度夸张的啊出一声,好似被不经意的碰撞需要立即上救护车的严重伤残者。
    单渡不好意思的致歉,问:“同学,有没有事?”
    少年伸手本打算要扶墙,手伸到一半又改变主意,就这么趁机搭到了单渡肩上,哭丧着脸叫惨:“有事,大事。”
    单渡拿开他的手,粗略扫了一眼他的伤,倒也不至于到他叫得这么惨的地步。
    提议:“我送你去校医院?”
    男生乐意至极,连连点头:“麻烦了。”
    单渡:“”她其实只是客套,并不觉得他有这个需要。
    她也不想浪费这个时间。
    “这样吧,同学,我有点急事,你留我一个电话,你去校医院的费用我回头转给你。”
    男生脸上除了那对刻意紧皱的眉头,看不出哪里有不舒服的征兆。
    但也没坚持消磨单渡的时间,答应的倒很爽快,掏出手机摁出拨打界面,递给单渡。
    单渡摁下号码拨出,然后拿出自己手机来电的界面,给男生看过以证明她没有给假号码要赖账的意思。
    男生再度点点头,手机塞进k兜,朝单渡贴近了两步。
    “那麻烦了。”口吻并不真挚。
    单渡朝上走了两个台阶,和男生拉开距离,“应该的。”
    她今天出门的运势可能并不佳。
    也不再过多纠缠,单渡自行朝上走。
    男生似突然想起来什么,叫住了单渡。
    单渡背影一顿,第一瞬察觉是有哪里不对,第二是不想再把时间浪费在一个大概率是碰瓷的男生身上。
    身后男生的嗓音爽朗,没有了痛苦嚎叫,多了分热情和友好。
    冲她喊:“单渡,忘了自我介绍,我叫蒋乾,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别不接哦。”ЯóùяóùЩù.ín(rourouwu.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