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XгοùΓοùЩù.cοм Cater014工具人
    插pter014工具人
    /
    单渡在鞍山西道上看中了一所公寓,紧靠时代数码广场,正对面是中医大,最重要的是离学校不远。
    刘嘉不意外,其实在她跟单渡说梁乌要搬回宿舍住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h淼还处于震惊当中,说什么也不情缘单渡搬出去住。
    “你搬走,梁乌应该也不会住下去。”刘嘉说。
    单渡不予置否,梁乌要不要住是一码事,她搬出来是另一码事。
    即使得知梁乌这次闹事是对蒋乾动了手,她也没多大的感动可言。
    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能让你做过放下决定的就该类属于废弃品。
    关于梁乌的那段过去,没人知道她花了多大的力气走出来,背负幽深的黑暗走了那么久,有多痛苦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刘嘉和h淼都打算这两天就回学校,正好帮单渡搬家,三个人可以在单渡的新公寓里迎接新一学期的到来。
    单渡要搬出宿舍的这件事情没跟庾阙说,她觉得没必要,庾阙大概也不会想知道。
    她现在只求庾阙能快点批完她的论文。
    又在庾阙家赖了两天,为了献殷情,单渡甚至做起来了卫生,其中包括每天尽心尽力的照看那条鱼,b钟点阿姨还热情周到。
    庾阙看得忍俊不禁。
    但他b谁都端得住。
    看一眼、笑一记、没然后了。
    单渡憋不住,像条虫跟在庾阙身后,尾音拖得老长:“庾老师。”
    庾阙进书房,她也跟。
    一声叫得b一声粘稠。
    “庾老师。”
    庾阙不为所动的在皮椅里坐下,打开笔记本,端坐得笔直跟要开国家议会似的。
    他越严肃,显得单渡此时就越不懂事儿。
    那层他可以竖起来的墙就越厚。
    庾阙就是故意在磨单渡,光明正大且坐怀不乱。
    “急吗?”庾阙也不装蒜,知道单渡要求的是什么。
    单渡捣捣头。
    庾阙推了推眼镜,指骨分明的手在触摸屏上滑动,勉勉强强的开口,一副孺子不太可教的妥协语气:“求我是这么求的?”
    一语惊醒梦中人般,单渡当即恍然大悟,手上还拿着鱼食,飞快扔掷到一旁,转身就溜了。
    庾阙觉得好笑又无奈,收回了点触屏幕的手指起身去把刚才被单渡扔在柜面上的饲料盖紧、摆正。
    不出十分钟,单渡再出现在庾阙面前的时候身上只穿有情趣内衣,头上还挂着一幅兔子耳朵。
    单渡把皮鞭送到庾阙手边,俯身将那对紧缚在内衣里的双脯靠在他的手臂上,凑近到他耳根,呼出热气:“庾老师有没有被兔子咬过?”
    庾阙的手掌在笔记本右侧,指腹上下轻抚一瞬。
    单渡不坚持要等庾阙回应,她掌控节奏的时候也无需多余的配合。
    她迈出一条腿,半段黑丝裹到膝盖上方一寸的位置,神秘又诱惑的蜜色气息在书房弥散。
    分开庾阙的腿,膝盖似有若无地轻擦过双腿间那个凸起的位置,得逞得勾起嘴角。
    再看向庾阙的时候,后脑勺突然被掌住,力度带着她跨坐到他腿上。
    单渡反应很快,双手攀拢在庾阙肩后,稳住自己。
    庾阙的节奏显然b她快。
    屁股还没坐热。
    人又被下来,塞到桌子底,庾阙的双腿间。
    动作间撞歪了单渡头上的那对兔子耳朵,视觉上看着怪滑稽的。
    庾阙无声抿唇。
    单渡双手扶在庾阙的大腿上以维持住平衡,抬头望上去,正好捕捉到他那抹不经意的笑。
    “庾老师笑什么?”
    庾阙抓起她的手到胯间,“很可爱。”
    他难得夸得这么直白,单渡很珍惜,一边替他解皮带卸拉链,一边故作不解:“哪里可爱?”
    庾阙不接她的茬了。
    掌心抚上她的后脑勺,用硕大塞满她温热的口腔。
    庾阙凝了口气,这个姿势他进去的很深,快抵到她嗓子眼,湿滑的舌头像狡猾的蛇,猎走他的欲与火。
    沉溺进酥爽中将近一分钟后,庾阙重新点亮笔记本的屏幕,打开单渡的那篇论文。
    咽了口唾沫,庾阙正声开口,像是无事发生一样。
    “先说你自身和稿子的优势。”
    “《南开经济研究》和《经济科学》上我有看过你的期刊,虽然含金量不高,但同年级里应该还没谁能做到。”
    “我偶然一次听你们系老师提过你有篇论文在审《经济理论和经济管理》?”
    庾阙没看单渡,后者此时也开口说不出话来,他的另一只手还掌在她的脑后。所以这个问题也是不需要回答的。
    “所以我建议,你这次可以尝试投外刊。”
    “再说文章。”
    “角度刁钻,符合经济学一贯的视角。提出的论点很新,具有辩证x。对近两年来国内的学术圈来说都算的上是小有突破。”
    “显着缺陷有三点,分别在论证部分,你的演算太多,削减了客观立场,建议删去二分之一。”
    “然后是你材料问题,在过渡结论的时候辅助论证的资料力度不够,要换。”
    “最后的不足不算严重,但改了会更好。或许你在文章里适量引用他人的结论效果好一点。”
    在论文引用文献的部分,庾阙在目录里加上了一篇他发表过的文章。
    桌子底下传来单渡的闷咳。
    庾阙收回手,俯身拖起单渡的下巴,将她从桌下带起来坐他身上。
    单渡差点呛死在他的精液里。
    庾阙徒手替她擦拭嘴角的液体,毫不吝啬的夸奖:“有进步了。”
    让他这么短时间里射出来,单渡确实也是废了不少劲。
    持续了一阵的咳,从嗓子红到了耳根。
    庾阙轻拍着她的后背,等她缓上一口气后。她终于能开口了。
    支支吾吾的第一句话是:“你刚才说的我没记住。”
    庾阙笑了,他笑的时候会习惯性偏头,侧过脸的时候镜面翻出一道光,和他笑起来眼角溢起的余光一样,赋有某种感染力。
    他鲜少这么笑。
    还没等单渡再看仔细些。
    庾阙转过头,手扶正她头上的兔子耳朵,像哄个小朋友:“没关系,我改好了,英文译版一并发你邮箱。”
    单渡惊讶了一刹,庾阙放开她起身整理好着装去倒酒。
    后者跟上来,笑得像只狐狸。
    “庾老师,你说我像不像出卖肉体来讨老师便利的坏学生?”
    庾阙把酒递给她,很难得的配合:“不是吗?”
    单渡不罢休:“那庾老师就是禁不住诱惑的”
    话还没说完,庾阙俯身咬住了她的唇,在唇瓣上还能尝到属于他自己的味道。
    只轻啃了一口就止住了动作,庾阙提醒意味很浓:“想看我禁不住诱惑的样子?”
    就不会是让她舒舒服服倚着书桌喝酒这么简单了。
    这几天两个人没少做,近两天都是单渡早早喊累撑不住求饶,所以他心里也有个度,没打算折腾她。
    单渡也不傻,立马就举手投降:“不了不了。”
    庾阙心理修养一向极高,很少会在经过决定的事情上懊悔过。
    要是他提前知道单渡第二天就走的话,他绝对会把单渡榨得没有多余的力气下床。
    而且这次她要走的征兆一点都没有,还是他根本没留意到?
    庾阙不选择接受第二种说法。
    单渡早早起床就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她带来的东西不多,还是那个时候计划跟他去澳洲要带的那些,多出来的是一些后来新增的生活用品。都被她用垃圾袋装起来成了要扔的。
    庾阙本来心静如任何一个平常天,时不时总能听到她在房间里收拾东西和自己的窸窣声,x腔处就飘起一股无名火。
    这个丫头,拿了甜头就走?
    有一种他被当了工具人的滋味。极其强烈。
    单渡对庾阙此时的情绪丝毫没察觉,想到今天要住进新公寓还有那么两分兴奋,拉着行李箱出房间门的时候嘴里还哼着小曲。
    “庾老师,我要回去了。”单渡最后走的时候才跟庾阙说。
    庾阙面上盖不住的冷意。
    “嗯。”他走过去,看一眼行李,再看眼她今天的装扮,声音淡的出奇:“不错,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单渡:“”
    她立马圆场:“我忘记提前跟你说了,还以为你不会在意。”
    庾阙重重看她一眼:“你以为?”
    单渡点头,不然呢?
    庾阙也觉得自己的不快来得有点小题大做、莫名其妙。
    他侧过身,语气恢复如常,冰冰冷冷:“我今天有事,送不了你。”
    “哦。”单渡其实也没想让庾阙送,不方便。但庾阙都这么说了,她也就客气一下。
    “没关系,我自己叫车。”
    庾阙默然转过身,没再多说一个字。
    单渡冲他的背影乖巧道别:“下次见,庾老师。”
    无回应。
    单渡理亏自己提前没跟庾阙说要走,于是自顾自说完再见就溜了。
    单渡一走,门阖上那一霎后,整间屋子归于寂静,只剩下鱼缸还有点水声。
    庾阙孑然坐着,只觉得空落的厉害。
    也闷的厉害。
    据他所知,学校也没那么早要求返校。
    经济系的带班老师和庾阙的联系不浅,也时常找他谈一些圈内动向和教学理念。
    庾阙很少主动联系过他。
    今天算一回。
    庾阙问:“新学期你们系的学生大概什么时候返校?”
    对面说的时间和庾阙所掌握的时间差不多,但也有个例。
    早返校的学生都会提前在班导这里做登记,得到许可才返的校。
    庾阙听到名单里有单渡的名字。
    也是从这通打听里,庾阙才得知单渡要搬出去的消息。
    庾阙这边有会儿没说话,班导喊了几声才得到回应。
    “庾老师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庾阙扶了扶眼镜,金属边框散发一股和人大径相同的肃冷气息。
    庾阙慢慢的开口,不像是在商量,“今年经院学生不太规矩,我记得没错单渡是在416寝。”划重点x质的停顿了两秒,而后往下说:“单渡的学习能力和学术前景放进伯经班里都很难得,放出去恐怕不太好管。”ЯóùяóùЩù.ín(rourouwu.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