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Cater013用心
    插pter013用心
    /
    庾阙不在的日子,单渡的确更惬意,惬意到快把庾阙的房子当成自己家一样。
    庾阙回津直接回的保利云禧,门刚打开缝隙,屋内传来经典深情的一曲欧美老歌,节奏有力,情感充沛,女声激情昂扬地传出来,享受在歌里的人正穿着条及膝收腰的姜h绸缎长裙,头发微卷用发带绑在一侧,好似在配合音乐氛围精心打扮了一番。
    庾阙加快了关门的速度,在装饰柜上看到泛紫光的浴缸,里面那条印尼鱼鲜活地在游摆。
    再看向单渡,后者沉醉在古典乐里情不自禁似地扭动下体,嘴里跟着女主唱轻哼歌词。
    “whenthe蜜rrorcrashedicalledyou,andturnedtohearyousay.”
    “ifonlyfortodayiamunafr爱d.”
    “takemybreathaway.”
    ...
    庾阙的嘴角不自觉浮现起弧度。
    放下便携行李箱和换好鞋后走近,咳出一声。
    单渡这才从唱片机前转过身来,看到庾阙也不意外,双眼溢出属于她这个年纪该有的靓丽光彩,朝他张开手,粲然一笑:“庾老师,欢迎回来。”
    有句话叫做,无事献殷勤,非j即盗。
    这个理,庾阙懂。也是他不用教单渡就能学以致用的旁门左道。
    庾阙抬腿,极其不解风情的朝浴缸走过去,俯身去探究鱼的健康状态。
    “太吵了。”他说。
    单渡也自嗨够了,很爽快的关掉音乐,端起早就醒好的红酒,走路的时候扭得很风情。
    透明浴缸里印出她的身段。
    她把其中一杯递给庾阙,笑得潋滟:“庾老师辛苦了。”
    庾阙站直,接过她的红酒,抿一口。
    单渡也不急,轻倚在浴缸一侧,左手握住右胳膊肘,懒懒得和庾阙补上一个碰杯,清脆悦耳。
    然后又慢悠悠的开口:“庾老师,你是不是缺个看家的?”
    庾阙扭头看她,等她后半句话。
    “不然你买条鱼把我留下来干什么?”
    单渡说话的时候,眉目轻扬,溢着的光彩没散,在水光的映衬下越发有神。
    单渡生的好看,素颜的时候就很耐打,精心装扮后的模样怎么看都有一股子韵味在里面。
    漂亮的庾阙见过不少,但没动过别的念头。
    飘亮、又感x风趣的女人,男人总是难以抗拒。
    庾阙伸手拦上单渡的腰,拉向自己,两具身体紧贴。
    单渡往下看一眼,而后对上庾阙的眼睛,狡黠一笑:“庾老师,你硬了。”
    庾阙当然知道:“你说我干什么?”
    单渡装傻:“干什么?”
    庾阙抓走单渡空了的红酒杯,放到一边,然后拦腰将她整个人抱起,转而靠上坚固有力的置物柜。
    “g你。”他回答。
    *
    第二天,单渡是在h淼狂轰乱炸的电话中醒来的。
    h淼提前结束了实习,说想去找她玩,顺便当做散心,去南方避暑。
    单渡的意识被h淼吵得很涣散,看一眼窗,厚实的窗帘挡住烈日的光,这是在庾阙家睡觉的众多好处之一。
    她拿离手机确认时间,才早上九点半,忍住对h淼突发奇想的怨骂,跟她说:“我在天津。”
    对面顿时更兴奋了,声音也提高了好几个度:“你回天津了?你怎么不早说,现在在哪儿呢?”
    单渡后悔了,不该说实话的。
    电话挂断之后,她即将被迫要在这么热的天出门。
    庾阙的一天已经开始好几个时辰了,单渡走出房间的时候在她脸上看到赫然两字——不爽。
    和昨天有心要取悦他的,判若两人。
    庾阙忽略掉她脸上明显不是起床气的情绪,淡声开口:“我后续一个半小时会有空。”
    单渡被庾阙的话猛然点醒,脚下生了风似的扭头往房间里跑。
    不出五分钟,庾阙的邮箱里进来一封新邮件。
    单渡重新探出来,脸上有了点笑意,客客气气的:“谢谢庾老师。”
    庾阙没予理会。
    一个小时后,庾阙批注完单渡的文章,关键x的错误倒是没有,只是有些冗余的佐证容易生出歧义,部分材料和结论间论证不紧扣,庾阙用了点时间重新替她查阅资料。
    刚要把初次修改版本发回单渡邮箱的时候,她正好从房间里出来,衣着鲜亮,妆感明媚。
    正要摁下发送键的手指倏然止住,看着她。
    单渡往吊带裙外套了件防晒衫,边走边穿,也一边跟庾阙说:“我今天要出去一趟。”
    庾阙嗯一声,鼠标切换界面,看了眼时间。
    单渡有点犹豫,但也只是有点,“庾老师,能不能借我一下车?”
    “没在学校开过的。”
    庾阙微蹙眉头,看单渡别别扭扭的,口吻平平:“你要是求我,我可以送你。”
    单渡啧出一声。
    庾阙总能一本正经的表达出他的恶趣味。
    但这次他还真误解了她。
    她可不想上次的事儿再演一回。
    “不麻烦庾老师了。借车给我开下就可以。”
    庾阙看向她,无声确认一遍:真不用?
    单渡点点头。
    庾阙起身去找车钥匙,出门的时候,单渡顺便问到文章,毕竟这是她这个暑期的成果,如果不是h淼约得火急火燎,她一定会缠在庾阙身边看着他改,然后记下他说的每个意见。
    不可置否的是庾阙在经济学领域的水平,在南大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的。
    庾阙正好步送她到门口,脚步戛然而止,手握上扶手作势关门。
    答她:“我尽量在暑假结束前给你回复。”
    单渡:?
    她的诧异和质问并没传递给庾阙。
    他已经把门关上了。
    单渡无语的咬牙切齿,在心里骂了句老男人。
    昨晚庾阙可不是这么答应的。
    单渡来不及跟庾阙理论,来自h淼的夺命连环call又打了进来。
    *
    三个人约在了滨江道的星巴克,和一座小型的天主教堂隔条街坐立。
    刘嘉是在半个月前回的天津,那阵子h淼在北京普华忙得不可开交,在群里回复消息都恍若有时差,以至于如果不是单渡提醒,h淼还以为刘嘉跟许勐在新疆欢度二人世界。
    夏日炎炎,隔了近两个月没见,第一面最显着的变化是,刘嘉黑了,h淼瘦了,单渡没变化,前几天通宵达旦写文章熬出来的眼带也消下去了。
    h淼说四大简直不是人待的地方,太他妈累了,所以她毅然决然的以后要考博。
    然后铺天盖地的展开叙述她近两个月来在普华完成了多大的非人工作量,同时又被公司前辈的工作能力所征服,挨训都挨得b谁都乖。
    “能不瘦吗?”h淼自己都心疼自己。
    刘嘉点了双倍的甜点,服务员端上来的时候她又替h淼加了份她最爱的栗子蛋糕。
    h淼此时的感受单渡在一年前就已经体验过了,所以她最能感同身受,虚抱了抱她,“goodgirl.”
    诉完了苦后,三个人就开始谈开心事了。
    首先以嘲笑刘嘉去一趟新疆回来黑了八个度开始。
    然后再是单渡气色红润的脸,被质问是不是有了爱情。
    单渡撇嘴,“算了吧。论文狗不配。”
    她又想起那篇寂静躺在庾阙汪洋邮箱海里的文章,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被那个老男人想起。
    亏得昨晚她那么卖力精心的讨好他,只字没找那条鱼的茬,就当做自己完全不知道他是故意买条鱼借此让她住下的心机。
    一想到出门前,庾阙那句冠冕堂皇的措辞。
    单渡的愤恨发泄在齿间,全作用在了吸管上。
    “渡?暑假前的事儿过去了吧?”刘嘉想起来这件事儿,过问起来。
    单渡有点心不在焉:“过去了吧。没时间关注。”
    “大家也都挺忙的。”
    “话是这样说没错,”h淼说起这件事情来还带有股子余怒,“那个无事生非的人真的不要约出来喝个茶吗?”
    单渡被h淼逗乐了:“你是哪个机关派下来的领导?还喝茶呢。”
    刘嘉也笑。
    h淼兴起,拿出手机出来刷学校论坛,没一会儿就蹦出一声:“咦?”
    “那个新闻系的人是不是叫蒋乾?”
    刘嘉:“是,怎么了?”
    h淼加快了指腹滑动屏幕的速度,还不忘调侃着骂一句:“欠是挺欠的。”表情上多出两分严肃。
    刘嘉凑过去跟着看了眼,内容还没看完整,h淼把视线转到单渡身上,问:“暑假梁乌找过你吗?”
    单渡的情绪还在对庾阙的埋怨里,听到梁乌的名字思绪戛然止住,像减掉的多余白色纸片。
    秦歌久找过她,但也不会是梁乌的意思。
    虽然她去了,最后结果还是走了。
    “没有。”单渡答。
    “怎么了?”
    h淼言简意赅的总结了刚才那封帖子的内容:“蒋乾被梁乌打进医院了。”
    单渡一顿。
    很难不联想到那个晚上。
    单渡没问,h淼直接就说开了:“事情发生差不多就在暑假刚放的半个月的样子。”
    “蒋乾被打的很惨,直接进医院了,最后警察来了才算息事。”
    h淼看了眼单渡的表情,又和刘嘉对视一眼,有点不知作何表态。
    毕竟谈交情,他们和梁乌近乎是没有。
    但梁乌和单渡的关系不简单,所以提起来总会小心翼翼。
    h淼努努嘴,半开玩笑的牵强口吻:“416宿舍的第四位小伙伴,又不低调的进了次警察局,不同是她这次动手的那个人正好欺负了单渡。”ЯóùяóùЩù.ín(rourouwu.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