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Cater012养鱼
    插pter012养鱼
    /
    庾阙回国时已经暑期过半了,期间单渡都待在保利云禧没挪过,正如庾阙整个人自身魅力外,他一手打造出来的书房也犹如宝藏,对单渡有莫名大的吸引魔力。
    但庾阙回来了,单渡不适合一直赖着。
    理由很简单,他们之间需要距离,一贯如此。
    b单渡搬出去更快的,是庾阙的忙碌。
    初回来的那几天,庾阙都在保利云禧住,单渡得到的便利是不用再每天吃外卖,庾阙的厨艺很出色,做出来的料理与星级餐厅的大厨有的一b。
    除了饮食,单渡在肉体上的需求也得到空前的满足。
    单渡每天都在庾阙用之不竭的发力后沉沉睡过去,然后次日醒来大多时候已经是九点之后。
    这个时间,庾阙一天的日程计划表上已经划掉了至少两项待完成事件。
    单渡筹备要走的前一天被告知,庾阙要去北京,时间一周到半个月都有可能。
    消息来得有点突然,单渡下意识想自己酒店都订好了,指腹挠了挠鼻尖,缓缓回:“哦...好。”
    庾阙抬起头看她一眼,将她上下都扫一遍。
    单渡对他这番打量有点摸不着头脑。
    “怎么了?”她问。
    她出房间的时候扫过一眼镜子里自己的状态,除了所有人刚睡醒都会有抹不掉的惺忪之态,头发也没乱飘,嘴角也没口水痕迹,脸也没浮肿...
    庾阙收回去视线,指腹在手机上熟稔的轻点,像在一心二用的挤出时间来跟她说话。
    单渡也不想问了,这个问题无趣,等庾阙龟速回答更是。
    正要转身去洗漱,庾阙开口问她“找个钟点阿姨过来?”
    单渡微微一顿,什么意思?
    庾阙的意思很清楚,也不是真的要征求单渡意见,主意他已经定下来,问一句也只是通知的形式而已。
    “早中晚各一次。”庾阙的手指还在屏幕上点,像是他在自言自语的同时,虚拟键盘上敲出来的也是这些字眼。
    “日常伙食和清扫就够了。”
    单渡慢慢转过身来,以看不懂的眼神看庾阙,后者无动于衷的完成隔空交代,然后淡然自如地抬起视线与她对视。
    不得不说的是,在没发生不愉快的情况下,单渡和庾阙的相处体验感还是不错的。
    比如此时,他事无巨细的照顾和安排。
    庾阙逐渐也不适她这般注视,就起身走近她,双手轻搭上她的肩膀把她往浴室里带,动作亲昵温柔,说出口的话也是:“时间和空间都留给你,喜欢吗?”
    “书房里的书随便看。”
    旋即又想起什么,他一边替单渡挤牙膏,一边笑着提醒:“别弄太乱。”
    单渡从镜子里看庾阙,他化身一个完美的情人,迷人的皮囊下藏着侵蚀的危险。
    她没做出回应,庾阙回望向她的时候,她躲开视线,接走牙刷。
    庾阙笑了下,从头顶橱柜里找出头绳又替她将头发绑在身后。
    庾阙不是没做过类似的亲密行为,恰恰相反的是,他其实做过的不少。
    但那都是在每次床上运动结束之后,他对她似能有海量的温情和爱怜。
    那不是能当真的东西,单渡b谁都清楚,就跟不能相信男人在床上对女人说过的承诺一样,谁信谁傻b。
    庾阙不说,却擅长用行动来蛊惑。
    庾阙见单渡沉思些什么,也没做好奇,留她自己洗漱了。
    临走前,在她丰翘的屁股上拍了下。
    单渡立即回神。
    再看向庾阙的时候,镜子里只有那衣冠楚楚的背影。
    她也是在这一刹那找到了问题所在之处,在于他们这段日子里生活距离很近,近到和身体距离一模一样了。
    洗漱完走出浴室,单渡决定跟庾阙说要回家,回家一直都是用做离开很好的借口。
    外面天太热,单渡出来的时候庾阙正站在透明落地大窗前,整个人被刺眼的阳光浴住,手里把玩着什么。
    待单渡走近,庾阙招手将她唤过去,也给她看。
    是条金黑色的鱼。
    没等单渡问,庾阙就开始介绍,听上去兴致很高:“朋友新送来一条印尼虎鱼,听说不太难养。”
    单渡看过去,对玻璃鱼缸里的生物并不感兴趣。
    她从来不信鱼会有好养的品种。
    她缄默不予评价。
    而后似有所感应,回头朝客厅看去,果然在茶几上看到一套生态鱼缸。
    再看向庾阙的时候,她的表情不算平静了,提醒庾阙:“庾老师,你明天要去北京了。”
    庾阙不以为然,行程表在他脑子里,“嗯。”而后双手端着那条印尼鱼去b划要怎么把鱼转移进去。
    单渡没见过庾阙对什么这么感兴趣过,还以为他不会有什么多余的消遣。
    后又想起难怪庾阙会这么着急找钟点工的原因,大概率也是做这条鱼的准备。
    单渡收回视线,瞥了下嘴,拉开椅子坐下,饿了,准备不管正沉醉于那条鱼的庾阙自己吃早餐。
    她的计划是,吃完早餐,收拾东西,离开。
    “单渡。”
    庾阙正在对鱼进行转移阵地的艰难活动,他手持得很稳,动作很慢,小心翼翼的姿势不难看出是他第一次c作。
    开口喊她的口吻还带着方才没尽的愉悦。
    单渡看一眼就不再看那条鱼,视线倒也没收回来,只觉得庾阙这个样子还挺有趣。
    看惯了他在熟悉的领域如鱼得水的成功姿态,难得看他也有生疏的时候,自然是要多欣赏两眼。
    单渡咬一口吐司,含糊嗯出一声。
    庾阙没立马说下一句话,等他将鱼顺利过渡进新浴缸里后才又对她说:“你知不知道养鱼最重要的是什么?”
    单渡理所当然的口吻:“不知道。”
    庾阙告诉她:“是养水。”
    单渡还是觉得没意思:“哦。”
    庾阙对她敷衍的态度没在意,又调试了下浴缸的光线,浅紫色的灯透进水光,散发出异于夏热的美感。
    单渡又多看了一眼那条鱼。
    正好庾阙也看向她,视线相撞的时候,他绽出笑,是那种春天里和煦又温暖的笑,带着她鲜少在他脸上看到过的小有满足。
    不就是一条鱼吗。单渡想。
    能多有意思?
    b她有意思吗?
    “单渡。”庾阙又叫了她一声。
    单渡:“嗯?”
    她快被这条鱼的存在弄得有点不耐烦,关于养它的知识也不想多知道。
    还好庾阙也没继续说该如何养鱼、养水。
    庾阙站直,朝单渡走近,开口的口吻很诚挚。
    “我不在,麻烦你照看下。”
    单渡一怔,手中的吐司没拿稳掉回到盘子里。
    她没听错的话,刚才庾阙在说麻烦她,请她帮忙?
    认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
    庾阙见她震惊的样子不免失笑,路过她身后的时候,手掌从后捋了捋她的头发,“你这么聪明,对你来说应该不会是什么难事。”
    单渡本能是想拒绝,但庾阙太精明了。从早晨起来的第一眼起就开始给她甜头,还让她怎么拒绝得出口?
    她也终于知道,庾阙的一系列怪异又亲密的行为是携带着某种目的,整个人周遭的气压骤降,冰冷哦出一声。
    “死了我可不管。”她丑话说在前面。
    庾阙心态极佳,坐下来喝咖啡陪她用餐,极其包容:“我相信你。”
    单渡瞥他一眼,看破不说破。
    兜转了一圈,无非就是为了让她答应照顾他那条破鱼,何必。
    没意思透了。
    就这样,单渡搬出去住的计划并没有落实,被庾阙用蜜饯子骗了下来。
    不过抛去要替庾阙一天看两眼鱼外,其余一切她还是很满意的,毕竟她是那么垂涎庾阙的书房。
    庾阙去北京后,钟点阿姨一日来三次,一礼拜做两次整屋清洁,人很开朗,年纪也不大,做事很细心,会提前一天询问单渡次日想吃什么。
    单渡最近在跟着系里老师做一个研究生项目,因为自己目前学畴有限,偶尔会感到吃力,几乎一天的时间都窝在庾阙的书房搜集、整理和分析数据,时常一个小问题就能困住她半天,再被饿出房门的时候,又已经是傍晚了。
    钟点阿姨和单渡打照面的第一天,单渡就把看鱼的任务诚挚有加地委托给了她。
    单渡就每天临睡前给庾阙实时更新一张鱼的live照,以此证明鱼还活着就够了。
    单渡对人以外的都不怎么感兴趣,自打帮庾阙“照看”鱼以来,她甚至都不知道水缸背后的那几个按键都各起什么作用。
    单渡甩手掌柜做的很快乐,这都要归功于钟点阿姨的热心慷慨。
    出来的时候见阿姨正好要走,单渡就出门来送:“阿姨,今天也辛苦了。”
    钟点阿姨笑得慈祥:“不辛苦,快进去把晚餐趁热吃了吧,鱼我已经喂过了,新水我也过滤好了。”
    单渡感激点头:“谢谢阿姨。”
    钟点阿姨摆摆手:“甭客气,这条鱼挺漂亮的,每天来看看它我也欢喜着呢,刚开始我还以为是庾先生自己要养的,原来是买来给女朋友看的呀。”说完,阿姨呵呵笑两声。
    单渡扶在把手上的动作一顿,偏头:“嗯?”
    钟点阿姨被单渡突然困惑的表情怔了下,以为自己说错了话,虚捂了下嘴,连忙笑着改口:“看我这八卦的嘴,不是女朋友的话就当阿姨没说哈。”
    单渡听到了就没法当没听到,关键是她在意的不是女朋友这一说法。
    “鱼是庾阙买的?”
    钟点阿姨点头:“是啊,正好我家有认识朋友在做水族馆,是我介绍给庾先生的。”
    单渡脸色变了,钟点阿姨见好就收,告辞走了。
    单渡悠悠地把门关上,盯着正冒紫光的鱼缸。
    今天给庾阙发消息打卡的时间b平时早了半个小时,发的也不是鱼的图片,而是简短的一句噩耗。
    鱼死了。
    大抵太突然了,庾阙看见消息就立马回了。
    “照片?”
    有种死要见尸的执念感。
    单渡面无表情的看着那条在水中畅游的鱼,指腹在屏幕上轻触,点出:“没有。”
    想了想,她又决定透露多一点“鱼的死况”。
    “早上起来就死了,好像还臭了,让阿姨连缸子一起扔了。”
    庾阙那边没音。
    单渡猜想他有看到。
    她假装愧疚:“庾老师是不是心疼了?”
    一分钟后,屏幕还是寂静。
    她继续发:“我都有点心疼,还没玩够呢。”
    “庾老师的朋友那儿还有鱼吗?”
    这次,庾阙回了:“还没玩够?”
    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庾阙口吻里的冰冷,好似带着一股鱼就是被你玩死的质疑和怪罪。
    单渡装无辜,发了一只猫咪乖巧点点头的表情包过去。
    又问了一遍:“还有吗?”
    庾阙那边又销声匿迹了。
    单渡也不急,头一回这么饶有兴致的站在鱼缸前欣赏这条并没长在她审美上的印尼鱼。
    隔着玻璃缸对它小声示歉:“小可怜,我可不是故意说你死了,完全是那个老男人太狡猾,不戏弄回来我的心理不平衡。要怪,你就怪他。”ЯóùяóùЩù.ín(rourouwu.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