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XгOùΓοùЩù.cοм Cater009别任X
    插pter009别任性
    /
    单渡今年才大二,参加学校夏令营她还没到年级;而庾阙带的是伯苓班,伯苓班每年都有出国交流的机会,拿着学校的巨额经费,这也是很多经济学生想要考进伯苓班的理由之一,福利好。
    单渡第一次参加经伯班考试的时候成功拿下了排名第二的成绩,但最后也因为伯苓班学生不能双修其它学科而主动放弃了入班资格,现下她不是经伯班的人,庾阙怎么安排是个问题。
    单渡问,庾阙的态度就是不用她c心,他会解决。
    她撇嘴,也不问了,反正经伯班是他手上在管的,要藏她一个也不是不可以。
    单渡在庾阙家赖着住了两天,然后挑了个不那么热的天儿回了趟宿舍拿些换洗的衣物。
    回去的时候h淼已经动身去北京了,是连夜家人来接走的,所以三个人也赶不上临分开前再最后去学校的食堂餐厅吃一次。
    刘嘉这几天在交接手头上一些学校里的琐事,按照日程来看她将是最后一个离宿。
    刘嘉正坐在梳妆镜前化妆,一个小时候后她约了许勐一起去朋友的饭局,见单渡在收拾东西就想起来还不知道单渡暑期做的是什么打算,于是问:“渡,你这是要回家吧?”
    单渡正在从衣柜里挑要带的衣服,想起来澳洲那边的天气可能还需要带两件外套备用,一边含糊其辞地应刘嘉:“嗯。”
    单渡每个暑期都会回家在刘嘉的印象里都定型了,所以也并没多去在意梁乌说的那句单渡不会回家了背后有什么意思。
    收拾好东西要走了,刘嘉才想起来告诉单渡说:“梁乌下个学期要搬回宿舍来住。”
    单渡背影一愣,两秒后恢复如常,手扶着把手关门:“知道了。”
    *
    单渡近段时间的心情都很低沉,正好庾阙提供一个这样的便利,她也权当做是散心了。
    而且事关学术,澳洲国立大学的经济学院名声在外,能去到anu交流也是个相当难得的机会。
    可往往天难遂人愿。
    单渡和庾阙约好早其他学生两个半小时到机场,一起简单吃个饭,顺便再做一些交代。
    庾阙的心情不错,单渡的也不赖,二人并排坐在麦当劳的巨大玻璃窗前吃快餐,咖啡氲出一缕白烟,香气填满彼肩的手臂间隙。
    庾阙买了两张头等舱的票,这样就和其他学生分开了。十几个小时的航程,庾阙准备了大量近年来anu优秀学生写的博硕文章,这些庾阙都看过,是专门给单渡的。
    单渡自然是喜欢的,抿了口咖啡,接连点头。
    庾阙含着半笑看她一眼满足的样儿,该交代的也都交代了,又嘱咐一句:“到时候我会另外找人带学生,你跟着我。”
    单渡歪头:“庾老师不怕学生出什么事儿吗?”
    庾阙正色回答:“他们都b你乖,b你自觉。”
    意思就是,不用管。省他的心。
    单渡下意识地又想撇嘴。
    庾阙看腕表时间,没去看也知道单渡习惯性又要做什么表情。
    “口红花了。”他故意说。
    果然。单渡顿时正腰坐直,拿起包里的随身镜来检查。
    虽然不明显,但非要吹毛求疵的话,倒也可以说是有点花。对有着强迫症的庾阙来说,也就算得上是花了。
    单渡用指腹轻抹了下,没多加去理会,这点花对于她而言常常是无伤大雅。
    庾阙开始拿东西起身,也提醒她:“时间差不多了。”
    一会儿经伯班的学生差不多到了,庾阙的意思是他先带他们去旁边再做一遍交代,然后她就先过安检进去里面待着。
    为了不被人认出来,单渡还专门戴了顶渔夫帽,戴上后还不忘朝庾阙玩笑:“庾老师要掩护好我哦。”
    庾阙贴一步上前,手正好落在两人之间——她的后腰上,不轻不重的捏了一下。
    倒不疼,可单渡怕痒,一秒钟就怂了,立马要端正好态度去过安检。
    走出没一段距离,手机响了起来,单渡第一时间还以为是庾阙忘了什么要说的,心里嘀咕直接叫住她说不是会更方便吗,还打电话怪麻烦。
    来电显示的是一个沉寂了很久的号码。
    有的东西就跟人一样,哪怕消失过一段时间,但并不会彻底从记忆里抹去,你该记得的,在你看到的那一刻什么都会想起来。
    手机在掌心里震动,直触到单渡的心底。
    她接起电话,嗓间莫名又开始发涩,那句喂都没发出音来。
    对面声音急促,是遥远又熟悉的呼救式口吻:“单渡,梁乌她进去了。”
    *
    单渡朝安检口走,庾阙看着她,看她突然停住接电话,愣怔的背影里带着一种无助的茫然,然后慢慢转过身。
    很奇怪,她转身的时候正好就第一眼找到他,与他对视。
    两人距离不过五十米,庾阙能清楚看到她脸上的神情,那是无措又混乱的。
    与此同时,她的手上还拿着电话,慢慢从耳边滑下肩。
    庾阙蹙了下眉头,快步走近她,抬手将她手机拿下来,也不管是否还在通话中,直接锁屏塞进了她的手提包,另一只手虚扶上她的肩膀,引着她:“你先进去。”
    单渡的步子被推出去半步,她回过神来,止住庾阙的手。
    她从来不对庾阙说不,但那是在床上。
    下了床之后,她想做什么不想做什么都是自己做主。
    当然庾阙也无权g涉。
    这次她要失约了,她认。
    “对不起,庾老师。”她很认真的跟庾阙道歉。
    庾阙眉心骤沉。
    他脾气不算好,因为很少再有什么事情能牵扯到他的情绪。
    他不想听道歉。
    他习惯性掌控。
    手握住她小巧的肩头,朝安检口走:“别任性。”
    单渡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在任性,她只知道她没办法在这个时候撇下梁乌。
    开口的嗓音里不自觉带上了细微哽咽,“我没有。”
    庾阙停住了。看着她。
    从她的眼神里,得知了她的选择,也猜到了缘由。
    “是那个女生?”他半问半肯定。
    庾阙同样是从单渡的眼神里得到了回答。
    他松开手,退一步。
    动作利落地像放开一件废弃物。
    单渡来不及去看清庾阙的脸上是生气还是失望。
    伯苓班的学生已经到了,叫了一声庾老师,后者迅速转身朝那人走去,一个字没再跟她争。
    她提步离开前还依稀听到那学生问庾阙:“那也是同行的同学吗?”
    庾阙:“不认识的。”ЯóùяóùЩù.ín(rourouwu.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