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XгοùΓοùЩù.cοм Cater008还要吗?
    插pter008还要吗?
    /
    单渡喝了不少酒,但量还没到能够醉到她的程度,或许基因里就带着单威的属x,生活撇得再远都还能有一二分相像。
    她扶着浴缸想起身,眼前视线被水幕遮住看不清,手心一滑,整个人又重新跌进水里。
    孱弱的呼声被身体撞开水的声音淹没。
    越烦乱的时候,人越狼狈,她徒劳无功的在水里挣扎,明明很简单的事情此时对她来说很吃力。
    庾阙就在旁边看着。
    看她气急败坏的爬起来,又无计可施地坠回去。
    在单渡不想再付出力气的关头,庾阙终于伸手将人从水里捞起来。
    单渡像只落汤的j仔被庾阙拎在手中,双脚还踩在浴缸里。
    庾阙不说话,也不动作。
    等她视线终于聚焦,清晰凝视着他眼睛。
    这个时候,双方都无需多言。
    他们之间,能做的事情且最契合的就是做爱。
    不停的做,换着花样做,像末日,像临近死亡。
    单渡微微张开唇,发丝,脸,脖颈,目光所及的所有肌肤上都蒙一层水渍。
    上帝是不公平的,即使美人也会有落魄的时候,但也不会缺乏美感。
    单渡的声音很轻,柔软地呼到庾阙的脸上,声音媚进骨子里,“庾老师,c我。”
    她请求。
    她邀请。
    在当下短暂的时刻,她清醒着。
    *
    这晚,庾阙没有玩什么花样,很简单的做,也做了很久。
    单渡喘不过来气咳嗽的时候,他才将手指从她嘴里拿出来,转移到她gu间在她洞口摩挲。
    单渡人被压在露天阳台的躺椅上,左腿高高架上庾阙的肩膀,庾阙扶着她的腿固定好姿势进去到最里面,一边撞击一边盯她迷离的脸。
    动作突然停止。
    单渡还差一点就到了,那口气哽住,她伸手去抓庾阙手臂,指甲在匀称结实的手臂上留下印记,这也是她渴求的符号。
    庾阙迟迟没有动作。
    单渡受不了他这么磨她,睁开眼,哑着嗓子乞:“给我。”
    如果单渡再看得仔细些,可以看到庾阙看向她的眼神里夹杂着很多不知名的成分,都被掩藏在他深沉的表面之下。
    要是平时,庾阙用不着她来提醒。身体的契合点庾阙拿捏的只会b她更准。
    单渡紧扣住庾阙的手,催促:“庾老师”
    “求你给我。”
    单渡一直都知道说什么、做什么能让庾阙快速起反应和射出来。
    可这次没起什么效果。
    阴精y邦邦的堵在穴里,就是一动不动。
    再又过去数十秒后。
    庾阙这才开口:“没戴套。”
    听上去像提醒。
    但他还插在她身体最深处,没有要撤出的意思。
    听上去像告知。
    可他又生生按捺住自己的欲望停下这么久。
    单渡无从分心去探知庾阙此时在想什么,到底是s还是不s。
    庾阙把这个决定权交到了她的手上。
    “还要吗?”他一贯温润如平线的嗓音,像在关心一个人冷不冷一样的口吻。
    在很久以后,单渡都没想明白,究竟会是什么动机能让一个成熟男人放下处事准则来推到底线,用生命代价的算计来换成长。
    单渡自己都没听清楚当时回答了庾阙什么,因为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当那gu液体滑进甬道时的填满和炙热,让她浮于人间烟火之上,化作一缕轻风,可以理所当然的失踪。
    世界上只有一种东西最致命,即欲望。
    她以为梁乌对她造成过的影响可以被新鲜人事抹掉,哪怕一点点。
    原来不是。
    索求欲望得到满足时,最是人劣x暴露之际。
    单渡从来都清醒知道自己的心里住着怎么一只魔鬼。
    次日,她是从噩梦中醒来的。
    房间内天光敞亮,空调气温开得很低,枕边是空的。
    尽管如此,身上还是黏出一层细小的汗渍。她起身去浴室冲了凉。
    出来的时候庾阙已经在了,坐在靠落地窗的简欧沙发里滑笔记本,察觉到她的动作也没分散注意力来看她一眼。
    他认真起来就是这样,她现在裸着站他面前都看不见。
    单渡不想自讨无趣,扭头从衣柜里翻出件他的衬衫套上,然后在旁边沙发坐下,很自觉的端起茶几上摆放的新鲜汉堡和牛奶。
    刚醒的时候没觉得,洗过澡之后她才觉得自己着实很饿,于是也顾不上是不是会打扰到庾阙,盘着腿在旁边沙发上吃起来。
    进食还没结束,庾阙先忙完了,他阖上笔记本端起咖啡慢条斯理地喝,似是作陪般闲散。
    他们很少有这样的时候,在睡过一觉后两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ju人相对而坐好好聊天。
    庾阙先起的话题:“暑假你有什么打算?”
    单渡还没想到,就说:“再看。”
    庾阙很懂,再看那就是没有的意思。
    问她:“有没有时间?”
    单渡投以他一个疑惑的眼神。
    才做完,就预约下一次的意思?庾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欲求不满了?
    庾阙仿佛能读懂单渡没出口的心里话,眉毛有点一言难尽地微挑动一刹,然后展开来阐述,也勉强算作是解释她的纳闷:“这次暑假我会带经伯的学生出国做交流。”
    单渡有认真在听庾阙的话,不免觉得他话说地太慢。
    “然后呢?”
    庾阙端咖啡的动作微微顿了下,他以为他的话已经说得很明显了。
    还是她大脑逻辑能力还没完全苏醒,于是他也就懒得等她。
    话出口的时候还是习惯性的迂回一圈,“如果你感兴趣,我可以安排。”ЯóùяóùЩù.ín(rourouwu.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