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Cater005玩
    插pter  005  玩
    /
    其实在庾阙开始说理前,单渡自己就拎清了。
    不过就是出来玩,她瞎在意个什么劲?
    她和庾阙之间的关系,不也是玩出来的吗?不也就是为了更方便玩吗?
    可能酒精上头,智商也不知道飘去了哪儿。
    庾阙把她带出厕所,将她紧拥在手臂里一路去到停车场。
    途中,单渡始终低着头。
    庾阙没再多说,也任由着她。
    上车之后,单渡开口问去哪。
    庾阙发动车:“回家。”
    单渡不想回,那也不是她的家,语气极其不善,情绪还残留着酒吧时的怨和怒:“我想回学校。”
    庾阙动作微微一停,看她一眼,不是在闹性子,是认真地在说想回学校。
    庾阙从来没和单渡争过什么,大事没有,小事不必,两个人的相处方式大多数时候就都是这么简单。
    “我送你回学校。”庾阙说。
    单渡其实也不想。
    她现在压根就不想看到他。
    虽然是她莫名其妙的失了寸,可就是堵得慌。
    不就是这么小的事情么,好好跟她解释一下就会死了么。
    非要用把她c消停的这种方式。
    车子驶出停车场,庾阙关掉手机的来电,从后视镜里看她。
    声线轻润:“委屈了?”
    单渡死也不会承认。
    她今晚的糗已经够多了。
    沉闷的话音却出卖掉了她:“没有。”
    庾阙没哄过人,单渡现在的情绪都挂在脸上了,他也说不出好听的话逗逗她。
    “单渡。”他突然很认真的叫她。
    单渡不情不愿的应:“嗯。”
    庾阙:“我不知道你的不安从哪里来,但我不希望有下一次。”
    单渡多出两分不耐烦,鼻音很重:“嗯。”
    在这么憋屈的情况下被压在男厕里强行后入,这样的事情她b谁都不希望再发生。
    带着不甘心,她又添上一句:“放心,我学得乖。”
    庾阙挪开落在她身上的视线,笔直看前方的路况,握在方向盘上的手指关节蠕了蠕,话音依旧很轻,只是较方才更冷,提醒般,径自说完后半句话。
    “我不保证下一次会手软。”
    *
    回到学校后,单渡洗了澡就开始窝在沙发里看电影,手机不断弹新的消息,是还在蜜x的他们问她什么情况,临时闪人是最受人鄙夷的行为。
    在临下车前,庾阙已经给她找到了相当完美的说辞。
    指腹在屏幕上快速摁下回复:大姨妈造访,先回宿舍了。你们玩。
    谁也没想到几天后会炸出这么大的校内新闻,标题自称是有图有真相。
    地点是在五大道的蜜x酒吧厕所,庾阙拥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从里面出来,姿势暧昧亲密,疑似...被勾引。
    消息铺天盖地得传,各路闲言碎语拼凑出无数个不同版本的剧情。
    h淼拿着议论这件事情的热帖来给单渡看的时候,单渡刚从游泳馆回来,正打算进浴室再冲个澡,随后去天大蹭一节晚课。
    h淼质问的语气很肯定,“单渡,别人认不出来也就算了,咱们舍友总不能瞎了眼吧。”
    单渡快速浏览帖子的盖楼评论,数量惊人,唉骂声一片。
    她蹙眉:“这什么?”
    h淼本来还能沉着一口气,但就是单渡不那么惊讶的反应让她瞬间淡定全无,说话的姿态就差叉腰了,嗓门骤提:“单渡!”
    “你难道不应该解释一下?”
    单渡将帖子翻到最开头,记下了楼主的id,然后将手机还给h淼。
    看h淼的架势,她要是不说出个前因后果是不会放她离开视线半步。
    单渡不笨,好歹也是经院第一的脑子。
    “我不是来例假吗,一时着急进错了厕所,正好就碰到了庾阙,他就顺便帮了一下我。”
    h淼不可思议,但这个理由相当充分。
    她更恨自己昨天晚上那么晚才知道庾阙也在酒吧,早知道...
    “也是他送你回宿舍的?”h淼讪讪的问。
    单渡点了下头,“他说正好要回一趟教研楼...”
    后面的话h淼不想听,啊的一声叫出来,抓了抓头发,也不知道是在跟谁置气,把自己砸坐进沙发里。
    单渡就看着她一直盯着那张照片揣摩,虽然看不到她的脸,不过确实只要是身边熟悉的人都能很快认出来。
    h淼怨念十足地点开图片看,放大又缩小,嘴越嘟越高。
    单渡正想趁机会去浴室,h淼突然抬头,发现新大陆似的,只不过不是高兴,是惊悚。
    指着照片上庾阙的虎口位置,因为当时是扶在她肩膀上,所以看得很清楚,那里有一块明显的血渍。
    h淼嗓门成破竹势地吼:“n1tama把经血弄我庾老师的玉手上了?”
    单渡狠狠瞪h淼一眼,最后那点儿做贼心虚感消失的一g二净,“h小淼,你少膈应我。”说完,头也不回地钻进了浴室。
    洗完澡之后她才想起来庾阙虎口处的伤是她咬下的,她还以为当时咬的是自己的手,想到自己也在庾阙手上留下了点痕迹,单渡心里平衡了不少。
    以至于晚上有了想回庾阙消息的心情。
    聊天界面还停留在三天前庾阙发的那句,最近复习的怎么样?
    庾阙是不用关心她学习的,他要问的不过是她最近,有没有时间,有没有去他那儿的意思,有没有气消。
    单渡回:差不多了。
    庾阙隔很久才发来消息,寥寥几字:“那就行。”
    单渡正好分析完一道国际经济案例,过几分钟后回了个问号过去。
    这次挺快的,庾阙电话打了过来,说人在国外。
    单渡的心情没了。
    电话没通到九十秒就结束掉了。
    她自以为的冷战,在庾阙眼里什么都不是。
    他的作息,他的生活,该是正规的就不会出现丝毫偏差。
    她突然觉得有点好笑,不知道自己矫情的是什么。
    不过是开始了一段不被自己主控的关系,而已。
    *
    本来以为绯闻的事情只要不理会就自然会被人遗忘,所以照片里的女主角正脸被公开的时候,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随之传出来的照片还有一张单渡跟着庾阙上车时的偷拍。
    单渡穿着性感,身段和她那晚刻意浓烈的妆容一搭,像极了夜场公主,画面一度被人形容地低俗不堪,连同她这个人。
    那几天,正临近期末考,单渡连图书馆都没去了,窝在宿舍埋头啃资料。
    说她是境界高吗,也不是。
    她就是正好想起那天在厕所庾阙说的话,他说她太冲动。
    那又怎么样,她还年轻,谁不任性冲动个几回反而对青春是种辜负。
    可单渡又不一样,她一头扎进过荒唐的青春里,肆无忌惮的疯过,也孤身一人与整个世界失散过。
    她懂很多,又未曾一一体验。
    之所以这样,她不喜欢活的太清醒。
    庾阙是第一个说她冲动的人,单渡没觉得感动,也不觉得庾阙真的有多了解她,只是她又有了那种游离感。
    庾阙在她这部分生活里所扮演的角色,不该引起她有这样累赘的情绪。
    刘嘉回宿舍的时候,正好看到单渡在发呆,天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自从照片曝出来以后,h淼就因为单渡的不解释而大发雷霆地去朋友宿舍借住。
    刘嘉不像h淼,对庾阙有无法自拔般的喜欢。
    刘嘉倚在单渡身侧的沙发背上,说话的口吻似平日里舍友聊天般随意:“你还要哑到什么时候?”
    已经过去小半周了,有的时候夸张到不认识的女生都会来敲宿舍的门说要找一下单渡,被刘嘉拦下了,甚至还动用上了学生会的关系,让宿管委的人专门来抓这类闲人。
    刘嘉护内,单渡在宿舍里生日最晚,占了几个月的便宜也以此为由受到最多的照顾。
    可也不能让h淼赖在别人宿舍太久。
    话总是要说开的。
    “你和庾老师那晚到底是什么情况?”刘嘉平时脾气就好,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对单渡也是极具包容和耐心。
    还试图轻松,“你别跟我说,你们一拍即合,连谁是谁都不认识了,直接一夜情。”
    单渡别过头来对上刘嘉的眼睛。
    刘嘉身处学生会里跟很多人打过交道,却罕见单渡此时这样的注视——平静、冷漠,又带着近乎残忍的清醒和克制。
    她用了数秒才消化掉单渡这一注视中的情绪。
    一时说不出话。
    她明明不是站在单渡对立面的,此时也显得像是代替某个讨伐的群t来向她要解释的带头人。
    单渡明明没有卖惨,没表露委屈。
    不带妆的素净脸庞,五官依然精致出众,是放在人群里能被一眼就注意到的女孩。令人油然生出一种无法想通的怜。
    她说:“我没有。”
    只三个字。
    否认掉一切。
    没有什么呢?单渡并没有解释。
    刘嘉过了好一会儿,说:“行。我信你。”
    单渡意外,只是没深究。
    当天,h淼住回了宿舍,带着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嗓门,指着南大吧里最新的热帖,嚷:“这是新闻系的学霸做出来的狗血剧吧?太恶心了。”
    那个发帖的原博主站出来澄清了,贴子里承认图是借位拍的,文字内容全是来自脑补的,因为发帖的初衷只是为了娱乐,没想到会引发这么大的讨论,怕对其他同学造成不良影响,站出来道出事实原委,希望大家理智一点,同时也向照片中的女生致歉。
    澄清兼道歉贴发出来了之后,那篇引起轩然大波的八卦贴就被删掉了。
    很大的一场乌龙。
    骂声一片,矛头从单渡转到了发帖博主身上。
    h淼还在宿舍跺脚:“当所有人是傻子呢?”
    刘嘉:“难道不是吗。”
    单渡提唇,没笑出声,悄然看一眼h淼。
    刘嘉佯装咳嗽,提示某人。
    h淼悟性很强,立马就懂了刘嘉的暗示,蹭到单渡身边,开始撒娇求原谅。
    台阶都走到了脚下,单渡也就跟着下了。
    “傻子。”她骂h淼。
    三个人重归于好还没腻歪热乎,单渡的电话响了,看了眼来电显示后,起身去阳台接。
    电话接通后,双方都没开口说话。
    只是很奇怪的,也都没挂。
    最后是那边先开口,一道细哑的女声,“单渡。”
    单渡没应。
    对面也不在意她的沉默,又知道她会在听,携着几分懒倦的鼻音,一两分笑,分凉意:“这就是你要找的男人?”
    “呵呵。”
    接着,短暂默了几秒。
    单渡猜想那边的人或许只是吞吐了口烟。
    然后语气不带丝毫y度的问她。
    “你在玩儿我还是你自己呢?”
    --